澄江一道

此博废弃,山高水远,江湖再见,祝好。

【楼诚】吾善养人

迟了几分钟的儿童节快乐!

虽然去年我的儿童节贺文至今还在草稿箱里躺着,不妨碍我来写今年的……


1、

豪门大宅规矩多。

阿诚初进明家,欣喜之余,更多的是忐忑。

然而他面临的第一项任务出乎意料——读书学习考试跳级。

明楼对自己和自己抱回家的阿诚智商都信心十足,教育方针为十岁不识字,二十能读博。

明台小朋友和小哥哥一起开蒙,没过两年,小哥哥抛下还在初级小学称霸的他去了高级小学,又过了两年,明台小朋友终于要从初级小学毕业,小哥哥早就跨过了初中跳到了高中,等到小哥哥十六岁时,甚至已经可以替同年入学的明台开家长会了。

单纯的明台本以为小哥哥的晋升之路到此结束,没想到十年后发现小哥哥的家庭关系还能发生质的飞跃。


2、

民以食为天,明家虽不是钟鸣鼎食铺张浪费,每餐也是菜色丰富美味可口。

过惯了饥一顿饱一顿的苦日子,阿诚虽在逃离苦海后暴食几顿,平日里胃口并不大。

明镜总怕他饿着,用养大弟弟的方式及食量来投喂他。

大姐一片好意,不能拒绝,阿诚只能努力吃吃吃。

这个习惯伴随他多年,大哥做饭除外。

虽说君子远庖厨,可明家总有仅剩三兄弟在家的时候。

此刻还只是摸惯了笔杆没练出刀工的明楼面对弟弟们天真无邪的眼神,总不能命令加在一起年龄还没自己大的弟弟们去做饭,只好认命煮面。

捧着面碗犹豫再三,对大哥的感激之情都不足以支撑阿诚吃完这碗面。

最终还是决定不能浪费粮食的阿诚小朋友边吃边暗自发誓,一定要学好厨艺,这辈子争取别让明楼再进厨房。


3、

阿诚多了一个姐姐,一个哥哥,一个弟弟,日子安详。

最让他头疼的就是这个小弟弟,明台活泼好动,勇气可嘉,天天追着他约架。

原本明台志向远大,把目光瞄准明楼,明楼表示不约并把他举过头顶,明台只好退而求其次,极其自信的认为自己能打过小哥哥。

拒绝多次的阿诚不堪其扰,只得应邀。

阿诚放了一半的水,明台打不过。

阿诚又放了一半的水,明台依旧打不过。

阿诚想就势躺倒,奈何明台打了半天都打不着他,阿诚小朋友演技尚无,装也装不像,忍了又忍只能一招把明台制伏。

成为明秘书的阿诚习惯性给小少爷放水,除了打架。


4、

风和日丽,明镜抱着五岁的明台在庭院中晒太阳,明楼与阿诚在一旁做背景。

小少爷从小就嘴甜,“我最喜欢大姐了。”

明镜心花怒放,“大姐也最喜欢明台了。”

捧着课本认真预习的阿诚听着对话,瞧瞧大哥,有点心疼,“没关系,阿诚最喜欢哥哥了。”

已经习惯家庭地位地下所以内心毫无波澜的明楼闻言一怔,阿诚小朋友扑闪着眼睛说得真挚坦荡,“阿诚永远最喜欢哥哥了。”

阿诚长大之后的口头禅是:“明台……”

“小少爷又……”

“咱家的小家伙……”

逐渐适应再创新低地位的明楼只能自我安慰,没关系,哥哥最喜欢阿诚了。


5、

哥哥在阿诚心中无所不能,无微不至。

色彩斑斓的世界全部由他为自己打开,给自己指引,却不束缚自己前行。

这样的哥哥值得拥有世界上最好的恋人。

后来他就成了世界上最好的恋人。

事无巨细十项全能的明秘书总觉得自己把大哥养错了方向,原来的大哥和现在的大哥明明还是一个人,如假包换的重之如铁,却常常有不同之感。

常年从事思政工作的明长官一语道破,“原来我是你男神,现在我是你男人。”

明秘书强行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没错,这两者的主要区别在于要不要脸。

明长官还可以更厚颜,“就像你现在是我的阿诚。”

明秘书义正言辞的拒绝,“不,我属于国家。”

明长官含笑不反驳,好巧,我也同行。

END

评论(117)

热度(1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