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江一道

此博废弃,山高水远,江湖再见,祝好。

【楼诚】狐狸

现代AU,奇葩脑洞。

这篇是混合同人,有两位八竿子打不着的衍生人物ooc客串,我把他俩命名为抢生意的兼职看风水二人组(喂。)

 

笃信唯物主义的阿诚最近有点烦,明镜近日睡眠不好,总感觉自家房子里夜间有人走动,可出门一看,又安安静静仿若幻觉。

如此反复数日,几个弟弟装傻的装傻,真傻的真傻,全说不知情。明镜忍无可忍,一声令下,让阿诚去找位降妖除魔的大师,别管是人是鬼,都要把半夜扰民的那位揪出来抽。

三百六十行,阿诚一人大概就能胜任三十六行,可惜这次对抓鬼一窍不通,唯独心里有鬼。好在作为沪上知名金融精英兼妇女之友,阿诚最不缺的就是各种门路,靠着错综复杂的关系网,不多时便有两位传说中的大师找上门来。

一位是梁仲春担保,一位是梁太太力荐。

梁太太对这位姓石名太璞的年轻人赞不绝口,“石大师可是在泰山修炼过的,抓狐狸精那是一绝,我们家有个秘书小三明先生你也是知道的,我只请石大师去转了一圈,这个死狐狸精就不见了!明先生你说厉不厉害?”

阿诚默默给石太璞的业务水平打了个差评,你家那位狐狸精明明是我挑唆梁仲春送走的。

梁先生对那位叫做胡八一看不出来是年轻还是不年轻的男人亦是称赞有加,“这位胡先生啊还真是有些邪乎,甭管是秦汉还是唐宋,次次弄来的都是真货,放到市面上稳赚不赔,这么好的生意阿诚兄弟要不要也来分一杯羹?”

阿诚在赚钱的同时原谅了这位胡大师的专业不对口,通过海选。

 

筛人完毕,进入面试。

初次见面,两位大师各有风范。

石大师仙风道骨,有些羞涩,“我收过妖捉过鬼,现在……”

胡大师一看就话很多的样子,赶着发问,“现在怎么了?”

石大师更加羞赧,“现在主要看风水。”

世道不易啊,建国之后不许成精,石太璞空有一身奇术,难有用武之地,生计困难。

想当初师傅交给他上下两卷驱狐驱鬼秘籍,言之凿凿说虔奉此书,衣食佳丽皆有之。石太璞在九年义务教育和五年高考三年模拟之余每日勤修苦练,可直到他变成大龄未婚男青年,别说狐狸精了,连个黄大仙都没遇见过。

多年后游离四方的师傅故地重游,惭愧不已。元帝观王大师千算万算,算天算地,就是没算准政策,本来应该和爱徒结姻的一家子狐狸们在自然保护区过得挺好,早就告别了修仙。

可怜爱徒这些年独自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还是被称作封建糟粕的物质文化遗产。

放弃收狐狸的石太璞只能改行驱鬼,行业竞争压力大,主要依靠堪舆之术为生。

“石大师一定甚少出山。”听到回答的胡大师不仅话多,而且讨打。

确实没被人请过几次……一张禁言符纸在手中捏了又捏,石太璞最终还是不舍得砸,省钱。

石大师的自我介绍简单粗暴,可以很明确的看出此人要价不高,阿诚很满意。

已经有了抉择的阿诚本想把报价挺高的另一位直接出局,自来熟的胡大师已经开始侃侃而谈,“我家世代精通此道,祖传《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

石太璞掐指一算,书是残篇,卷是残卷。

“目前长期受雇于国家科研机构进行科考工作。”

石太璞继续掐指,没有编制,没有五险。

“今天我先来说说风水,这个风水嘛,被称为地学之最,藏风之地、得水之所,我家祖传的是其中最难的天星风水术,又名天穹青囊术…… ”

石太璞黑着脸,掐着小六壬的空亡,道界同仁的名声就是被这种坑蒙拐骗的人给搞坏了!

身价不菲,身份不符,统统不合格,然而阿诚已经改了主意。

很好,很好,忽悠大姐就需要这样的人才。

“两位请。”

 

明家大宅里,明董事长亲自坐镇。

“听说有鬼扰明小姐清梦?”

明镜冷着脸点头,困。

胡八一兴致盎然,正好,他常年扰鬼清梦。

石太璞一进门便觉不对劲,整座宅子里洋溢着凛然大义的马列主义哲学原理氛围,一丝一毫的妖气邪气也无,有什么鬼怪好驱呢?

昧着良心的钱不能赚,石太璞起身告辞,却被身边业内之耻的同行拉住。

胡八一装模作样的先在二楼各个房间转了一圈,一无所获后停在了一楼一扇紧闭房门前。

这里正对大门上通楼梯,房内还应有窗户可跳花园,实乃撤退的不二之选。

“这间房是?”

明镜道:“我弟弟的卧室。”

胡八一装模作样的望向阿诚,“这位明先生真是住在风水宝地。”

这位明先生感觉有点不对劲,镇静地转移话题,“不,是我大哥的居所。这里没什么特别的,各位请上二楼。”

胡八一充耳不闻,把问话换了个人抛出,“明董事长还有个弟弟?”

明镜不疑有他,“是啊。”

“冒昧的问一下,令弟相貌如何?”

明镜随意看了他一眼,“长得跟你差不多。”

胡八一了然一笑,“像我这般样貌,夜里房间内闹出点声响很正常。”

明董事长莫名其妙,你喜欢半夜扰民干嘛拉我乖巧的弟弟躺枪。

乖巧的弟弟二号飞起一眼,拿人钱财,不要生事。

和乖巧这个词生来无缘的胡大师毫不在乎,拿人钱财,与人消灾。

本着参观样板房的原则在客厅偏厅餐厅厨房转了一圈后,两位挂牌风水师又重新来到了紧锁的那扇房门前。

唯一拥有房门钥匙的阿诚在大姐的注视下心不甘情不愿的乖乖开门,小声问道:“胡大师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没有,只是老梁热情介绍你家情况。”

梁处长接下来的几笔生意都要义务劳动了。


明楼的房内干净宽敞,半边书房,半边卧室,一目了然的展现了屋主财大气粗,完全不在乎魔都房价,华美的老家具拉出去都能买套房。

霞飞路明家祖宅半日游的两位大师继续观光,一唱一和,边看边评。

胡大师装神弄鬼,“症结就在于此。”

石大师倒没看出来,“有鬼?”

“非也。”

“有妖?”

“正是,而且是一只道行甚浅的狐狸精。”

全程打酱油的兼职风水大师专业捉狐狸精大师石太璞本着职业道德反驳,“可是我师父阳城大师说过,狐狸精的气味……”

“这件事情阳城先生说了不算,明诚先生说了才算。”胡八一满脸诚恳,“明诚先生您说是吧?”

偷瞄大姐反应的阿诚微笑以应,“胡先生说笑了,只有劳务费才是我说了算。”

明家说了算的明大小姐此刻非常不满,“胡说!我们明家干干净净,才没有什么狐狸精!”

“我不过是想诓一诓我家弟弟,哪容你在此招摇撞骗。”

“送客!”

明镜雷厉风行,转身上楼,自然未曾听到胡大师免费附赠的消灭狐狸精秘籍,“换床!”


明家闹狐狸事件的另一当事人有意回避,姗姗来迟。

今天上班格外认真,并借口有宴的明楼深夜晚归,故意错过了家中这一台好戏。

对明楼日程安排了如指掌,今日一人分饰弟弟和狐狸两角的阿诚心情欠佳,装睡。

然后他就装不下去了。

“大哥你摸哪?”

“听说你这里长了条尾巴?”


翌日晨,明镜在早餐时困惑不已,“奇怪,昨天夜里真的没有动静了。你们听到没有?”

阿诚摇头,默默喝粥,仿佛阿香熬煮得微带些糊味的白粥是世间最美味的食物,连小菜都没敢夹。

明楼面不改色,该吃吃该喝喝该忽悠大姐就忽悠。

很好,书桌比床结实。


END

 

一个ooc的分钱小段子。

胡八一:明先生,劳务费才这么点?

阿诚:胡先生不懂,钱给多了我就ooc了。

胡八一:明先生不懂,要价太低我就ooc了。

阿诚:请胡先生自便,你看石先生,高风亮节,两袖清风……

石太璞:我也想赚……你们都不懂,赚钱太多我就ooc了QAQ

明楼:你们别看我,管钱我就ooc了……


ooc的完结掉,其实我有好多看风水二人组的脑洞,总觉得他俩能串起来所有衍生cp,如果有一天能平坑的差不多,就来写好了_(:зゝ∠)_虽然遥遥无期……

评论(78)

热度(5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