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江一道

此博废弃,山高水远,江湖再见,祝好。

【楼诚】半蝴蝶效应 续

关键词:一辈子  @楼诚深夜60分 

半蝴蝶效应》后续,本来不想脑补了,但那篇最后三个字就是一辈子,实在太巧了所以我来续一下_(:зゝ∠)_

终于通过审核了!!!然后才发现图片在手机上看太小了QAQ那我还是作死的改一下文字吧……

所有可能的河蟹词中间我都加了个字母“l”,看的时候请忽略“l”


资l本家的糖衣炮弹应坚决抵制。

青瓷同l志决定反其道而行之,打入敌人内部瓦解敌人。

虽然眼镜蛇同l志目前是他的双重直属领导,党l龄比他还老。

在明楼豪宅参观了一圈,阿诚基本满意,省钱的前提下,同l居人是谁并不重要。

“当你的助教真的包吃包住?”

“那当然。”明教授财大气粗,“饭你给我做,觉你陪我……”

见阿诚面色不好,迅速改口,“我l陪l你l睡也可以。”

你怎么能这么轻l浮!对得起你的身材吗!阿诚有些嫌弃的在屋内仔细转了转,方明白明楼所言非虚。

“明先生这么有钱,家里只有一张床?”

“我抠啊!”明资l本家满脸理所当然,“不精打细算,怎么养家糊口?”

“不过我这人一贯民l主,沙发还是床,你可以自l由选择。”

阿诚犹豫几秒,拎起箱子进了主卧,“我相信明先生是正人君子。”

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能一直正经的明楼欲哭无泪,被迫改名柳下惠。

 

双宿双飞是最能加速双方了解的途径,时间久了,阿诚发觉明先生其实是个相当温柔的好人。

瓦伦丁节这样一个价格疯涨暴利敛财的日子,明先生都愿意出高价带自己感受节日气氛。

礼物是没有的,食物是管够的。

窗外是埃菲尔铁塔的璀璨霓虹,室内是默默流淌的绵绵情意。

过了头盘清汤副菜,明楼打破桌上沉寂,“好吃吗?”

“好吃。”

“哦,学一下回家给我做。”

阿诚愤懑的切开盘子里的芝士焗龙虾伴香草牛扒,又是同样的招数!为什么明楼一个套路可以套他一辈子?

 

套路很多的明教授兼职开办了阿诚专属的我l党l特l工l培训班,见缝插针随时开课。

“会演戏吗?”

阿诚想了又想,他这辈子遇见过最会演戏的是桂姨,演技在明楼面前不值一提。

“没演过。”

“先试试说谎。”

“我喜欢你。”

“太假,换一个。”

“你不喜欢我。”

谁家糖罐子打翻了?明教授不忍戳破他,但公私分明,“作为你的上级,我有必要提醒你注意控制表情,喜怒不形于色。”

阿诚本着脸,努力收起被亮晶晶的双眸出卖了的小小狡黠。

 

明台初到巴黎,对久仰大名的阿诚好奇不已,热情洋溢的打招呼,“大嫂!”

正在做饭的阿诚回头怒视,“你骂谁呢?”

“原来阿诚哥你也不喜欢我大哥!我给你说!我大哥这个人特别坏!动不动就扒了我的皮打断我的腿!压l迫奴l役劳苦人民……”

炒好一盘水晶虾仁的阿诚继续回头怒视,“你骂谁呢?”

你们俩到底什么关系?

小少爷满脸茫然,闭嘴吃菜。

 

物质生活得到极大改善的阿诚开始发展精神文明建设。

凭着天生的艺术感智商高,油画水平突飞猛进。

经历了数次画着画着静物,静物被明楼吃掉了的悲剧事件之后,阿诚决定改画人物。

模特人选不用考虑,必须是能坐着绝不站着,能不动就连个表情都没有的明教授。

阿诚在书房支好画架,开始打底。

翻书全靠风吹的明教授坐着坐着瞧出端倪,“你要画我?”

忙着打磨底面的阿诚懒得理他,点了点头。

待他将那块画布变得光滑平整,抬头一看,顷刻间颜料盒中的玫瑰红全漫到了脸上。

“你、你、你……”

冬天衣服穿得多,为人师表的明教授刚开始解l衬衫纽扣,闻言皱了皱眉,“不是半l裸?你要画全l裸?”

“谁要画人l体了!我只画脸!”

明楼遗憾的重新打回领带,“只看脸,太肤浅!”

 

肤浅的只有脸的大作总是入不了王天风的法眼。

来明家蹭吃蹭喝,还厚颜无耻的对主人画作妄加点评,“街头画家的水准,画技总上不了档次。”

明楼很忙,怼完王天风还要安慰阿诚,“不是你的画技问题。”

“那是为什么?”彼时阿诚涉世未深,还未了解毒蜂的真实面目,对王天风的鉴赏能力有很深误解。

“因为你画的都是我。”

 

蹭饭的人来的次数多了,阿诚隐隐约约在他们的谈话中听见四个不熟悉的字眼。

从冷嘲热讽中抓捕有用信息,阿诚就算不想学也被家中现况逼着学会。

“死间计划?”明楼答疑解惑,“王天风的文化水平能起什么有深度的名字?间l谍全死,有去无回。”

“……你也要去吗?”

阿诚是不怕死的,可每一位捐身赴国难的志士心中,除了救亡图存的报国之情,大抵还有位不愿让他一同赴死的眷顾。

“我可不像王天风这么不解风情,”明楼笑着打岔,“真有那么一天,我就给我们的计划取名殉情。”

上级总是借工作之便调l情,阿诚一边担忧一边心累,“组织不会批准这种名字的!”

“到时候只会有我们两人知晓。”话题继续往殉l国方向倾斜,好在明楼在与大姐的鞭笞中积攒了丰富的插科打诨经验,“莫非你还想让我死而复生?”

阿诚认真思考了很久,反应过来这个问题违反科l学l唯l物主义,上级已经不是简单的轻l薄下属,思l想l作l风很有问题。

“那你可要记牢了,我既不需要婆罗门的转主学说,也不需要基督教的复活主义,只需在你的拥抱中埋葬,因你的亲吻而重生。”

阿诚恼羞成怒。

明楼在他展开思l想政l治教育前补充,“这是你偶像马克思说的。”

阿诚肃然起敬。

不许你玷污马克思和燕妮的伟大爱情!这句话青年在唇边转了又转,还是未曾说出。

那些和伟大相反,在寒冷暗夜中破土而出肆意增长的渺小情愫,依然让他不舍得打破。

在他不长的二十余年生命里,为了革l命做过许多事情,可唯独喜欢你,与革l命无关。

“祸害遗千年,你还是好好活着吧!” 

祸害同l志眼角含笑,“既然是祸害,你这辈子可要看牢了!”

END

 

强行扣关键词。

其实我挺喜欢大哥起得行动代号的,阿诚捡手表那次南田洋子说她的猎物已经开始出错了,大哥明褒暗贬的讽刺完她就给行动计划取名狩猎,暗搓搓的把我甜到了(虽然可能没啥关系23333)

 



评论(82)

热度(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