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江一道

此博废弃,山高水远,江湖再见,祝好。

【楼诚】半蝴蝶效应

关键词:如果没有遇见你。  @楼诚深夜60分 


明楼十八岁那年,老师拖了个堂,放学路上,诸事如常。

 

“玫瑰花搭情人草,康乃馨配满天星……”

阿诚一边看顾花店,一边愁眉苦脸算着这月支出。

巴黎的开销比国内大了许多,这几年在慈济所辛辛苦苦攒下的小金库所剩无多,勤工俭学的收入入不敷出,怎么算都是赤字。

戒了午饭还是晚饭,哪一个都难以抉择。

阿诚苦思着开源目标,门口挂着的风铃突然传来悦耳声响。

推门而入之人阿诚熟悉的很,一句欢迎光临说了一半,卡在喉中。

万恶的资本家,明楼。

 

阿诚第一次遇见明楼,是在巴黎大学的经济学课上,明教授风度翩翩诲人不倦。

阿诚第二次遇见明楼,是在贵婉姐姐开的小花店中,明教授风采依旧撩人无数。

尽管明教授只是展示了应有的绅士风度,阿诚还是火眼金睛看出了这人不正经。

“明老师请自重。”

“在这我不是老师,是顾客。”

“多谢明先生您没说,顾客就是上帝。”

“让你失望了,我是无神论者。”

“哦?”阿诚笑吟吟,“那你们家拜财神吗?”

“……不如你跟我回去,当个招财童子?”

你大爷的!阿诚才不上当,去了剥削阶级家会被剥了皮的!

 

明楼大人大量,依旧隔三差五来照顾这家不景气的花店生意,偶尔还与店主贵婉聊聊。

托他以及他吸引来的大批女学生的福,花店经营好上不少,阿诚总算不用纠结弃了哪顿饭更划算。

“喜欢吗?”

修剪树枝时,阿诚眼前猛然出现一捧娇艳欲滴的玫瑰,美得仿佛溶入了爱神的血液。伴随着富有磁性的嗓音,胸口有头小鹿恨不得跳出来。

“喜欢。”

“好。”明楼从深情款款恢复成冷若冰霜,掏钱买单。“帮我包起来,送到康明街。”

把自家乱蹦的小鹿强行迁回来,绑着蝴蝶结扎花的阿诚咬牙拉紧绳子。

不要对剥削阶级抱有任何一点幻想!

 

可明教授的课还是要上,明顾客的钱还是要赚。

认识久了,阿诚不由自主开始关心明资本家的健康情况。

“明先生是不是身体不好?”

身手矫捷重之如铁的明楼莫名其妙,“此话怎讲?”

“您每次在课堂上讲话硬撑着低沉雄厚,可私下里常用气音……”阿诚咬着嘴唇,思索如何表述能让明先生不尴尬,“是不是有点……虚?”

明楼心累,肾疼,“你没谈过恋爱吧?”

“没有。”阿诚严肃的摇摇头,“比不得明先生您万花丛中过。”

突然又像明白了什么似的,“难怪你虚!”

明楼全身一起又疼又累,我虚不虚过段时间你就知道了!

 

时间又不紧不慢的晃了几个月,阿诚不知道明先生到底健不健康,只知道自己即将失业。

贵婉姐姐接到任务离开,花店关门大吉,今天已是最后一日。

重新操心生计的阿诚算账算得专注,连明楼进来都懒得施舍给他一个眼神。

明楼瞧着有趣,“我以为你如此抨击我,视金钱如粪土。”

“那是您抬举,我一心想当化粪池。”

高贵优雅的明资本家面容僵硬,换成阿诚瞧着有趣,“能让您不舒服,我真高兴。”

震惊只在一瞬,明楼很快便神色如常,“别当化粪池了,跟着我去当貔貅吧!”

貔貅?只进不出?你还是想剥了我的皮!

阿诚正欲反驳,被明楼放在桌上的表格吸引了全部目光。

明教授的助教申请单。


是夜,贵婉来与阿诚告别。

“你的新上级代号眼镜蛇。”烟缸同志说着递过一张纸条,“这是你们俩的接头暗号。”

青瓷同志神情庄重的双手接过纸张,瞬间面色潮红。“太不正经了!组织上也不管管他!”

知道纸上文字为何的贵婉同情的望着他,“接头暗号最重要的是不能露陷。”

抓起最后一束没卖出去的红玫瑰塞进阿诚手里,“抱着这个去,戏演得更真。”

恍恍惚惚的阿诚按着地址,找到了上级所居的高档住宅区。

一切顺利,直到上级出现。

阿诚抑制不住的惊呼,“啊!”

明楼笑着敲了敲呆掉的下属,“你是特意来啊一声的?”

月色荡着柔波,飘过卢浮宫的肃穆,塞纳河的绵长,飘到这个湖畔旁树林边的院子里,抱着玫瑰花的青年身上。

青年迟疑了许久,终于开口:

“J'aime deux choses: toi et la rose.”

(我喜欢两样:你和玫瑰。)

很快听到了回应。 

“La rose pour un jour et toi pour toujours. ”

(玫瑰仅一天,而你一辈子。)

END

 

因为有急事缩减了很多,来不及写怎么发展感情的了,周末不在提前祝大家元宵节快乐!

其实我特别喜欢写互怼_(:зゝ∠)_

评论(108)

热度(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