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江一道

此博废弃,山高水远,江湖再见,祝好。

【楼诚】晚点

关键词:晚点   @楼诚深夜60分 

这篇是我特别喜欢脑补的一个片段,笔力不够,纠结了半天还是写了,原创角色视角。


这是莉莉娅今天第十次后悔自己的职业选择。

那位衣着考究的男子长得有多英俊,脾气就有多可怕。

您要乘坐的飞机目前身居北极圈,俯瞰北冰洋,下了场暴雪导致无法起飞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至于这么按耐不住,晚点两个小时盘问了我十次?

莉莉娅愿意对着普尔科沃机场的列宁雕像庄严发誓,自工作以来,还没遇到过如此难缠的乘客。

明明行为举止皆是彬彬有礼的绅士,话语中却带着不可忽视的威严与冷漠,压的人喘不过气,只想辞职不干。

听交班的同事说,这位乘客姓明,来自香港,要在列宁格勒转机去巴黎。随身行李不多,只带了一个精美皮箱,一眼便知道价格不菲。

有钱去做头等舱啊!在经济舱挤什么挤?

最棒的是去头等舱就不是我遭殃了……

尽管头疼不已,职业素养还是让莉莉娅在男子第十一次开口时一秒变脸,满脸微笑的用不太娴熟的英文问候,“明先生,很荣幸为您服务,欢迎您选择我们苏联国家航空……”

明先生很明显不需要这份荣幸,直奔主题,“时间?”

莉莉娅用刚才重复了十遍,已经非常娴熟的语句回答,“抱歉您的航班因为暴雪目前仍是延误状态,时间未知……”

明先生神情倒是没什么变化,只是周边气压又低了一层。如前十次一般转身离开,黑色长款大衣随着大步流星带起一阵微风,撩动莉莉娅心房。

吓得。

提心吊胆的莉莉娅再次确认手中已看过百遍的航班表,今天从摩尔曼斯克飞来的航班共有两架,均是经停,除了巴黎,还有一架飞往莫斯科。

愤愤地偷瞄了眼回到座位上继续散发低气压的明先生,比你早起飞两小时的莫斯科线还没来呢!

你急什么呢?我们可是苏联国家航空!

莉莉娅小姐满脸骄傲,就算晚点四个小时,我们的空中机队也能让你准点到达!


害怕归害怕,她倒是可以理解明先生的无聊,一份今日国际时事的英文报纸被他看了三个小时,别说明先生了,就连莉莉娅自己都记住不少新闻内容。

比如明先生正在重温的这版,看的次数过多页面上已出现褶皱痕迹。莉莉娅还记得最下方的标题为《中方政府高官访摩期间遇袭,警方已有目标全城搜捕嫌犯》。

摩尔曼斯克有什么好访问的?不过是打着访问的旗号吃喝玩乐。

战事连连,还有心情旅游参观,怪不得听说中国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中。

中国的布尔什维克们现在在哪呢?

莉莉娅神游物外的联想着,一阵引擎轰鸣声自远而至。


千呼万唤,终于有一架从摩尔曼斯克飞来的飞机感应到莉莉娅的期待降落在普尔科沃机场。

长舒了一口气的莉莉娅还没来得及高兴,悲剧的发现这架飞机并不能将黑脸的明先生送走。

迟迟不见踪影的莫斯科线总算抵达,部分经停的旅客涌入候机室,瞬间几乎满座。

最后一位走下飞机的是位华人青年男子,约莫二十岁的年纪,脸上还留有几分少年的稚气。

玉树临风的青年个子挺高,只比明先生矮上一点。

可怜的莉莉娅现在脑中唯一的参照物就是明先生。

青年背着简单行囊,穿着在学生中常见的军绿色棉衣,简朴大方,一双明亮的眼睛四处搜索着座位。

既然是前往莫斯科,不知他是哪所大学的留学生呢?莉莉娅不由自主地想着,国立大学?理工学院?

直到她看到新近观察目标青年学生与长期监督目标明先生同时出现在了自己的视野中。

拥挤的候机室内,唯有明先生脸上写着生人勿进,周边倒还空着几个位置。

天寒地冻,谁都不想和冷气制造机坐在一起,青年在一刹那有片刻迟疑与惊讶,姣好的眉目皱在一起,又很快舒展开来,径直走到明先生身边坐下。

一左一右,被两个空位隔开,两个陌生人互不搭理,一人看报,一人读书。莉莉娅却硬生生从中看出一份诡异的岁月静好。

莉莉娅觉得一定是因为自己今天被吓傻了。


观察明先生有害身心健康,莉莉娅决定还是只看新出现的这位青年为妙。

青年手上拿着的书,是一本普通的《普希金诗集》,随手翻开的那页,是莉莉娅很喜欢的爱情诗《致凯恩》:

我记得那美妙的一瞬,

在我的面前出现了你,

有如昙花一现的幻影,

有如纯洁之美的精灵。

青年用俄语默默读着,眼波中流转着绚丽的光彩。

年轻的普希金和凯恩就是在列宁格勒相识,不过那时候,这里还叫彼得堡。

飞机晚点导致无事可做只能暗中观察的莉莉娅断定,青年心中一定有个自己的凯恩。列宁格勒是个好地方,说不定他与心中的凯恩……

美好静谧被青年打断,读到精灵处时,他忍不住笑出声来。

引来了身旁明先生不悦的侧目。

莉莉娅不由自主的祈祷明先生您千万别发火。

闲着也是担惊受怕,莉莉娅大着胆子搭讪,“您这么开心,是看到了精灵吗?”

青年一怔,爽朗地笑着点头。

打趣帅哥的机会不能放过,莉莉娅尝试攀谈,“精灵是什么样子?”

青年面容上笑意未止,伸出修长手指在空中画了个圈,“精灵是最稳重,可靠……”

莉莉娅继续祈祷您这个圈画的太大,可千万别打到明先生。

出乎她意料之外,青年有着超出年龄的睿智和阅历,候机时间很快便在相淡甚欢中度过。

至于那位明先生?

莉莉娅心想。反正明先生听不懂俄语。

明先生周围的温度更低了。


送走了前往莫斯科的航班,巴黎航线的飞机总算姗姗来迟。

莉莉娅对着终于能够送走的明先生笑容满面,拼命掩盖内心的欢腾,“欢迎您再来列宁格勒。”

奇怪?明先生这次对于晚点倒是没什么意见,风度翩翩,温文尔雅。

他是什么时候恢复的?

让莉莉娅顿感之前的胆战心惊都是自己的错觉,现在倒是不后悔自己的职业选择,但是有点怀疑人生。

临别时刻,竟生出一份不舍,莉莉娅好奇问道:“您这次是来?”

一直冷若冰霜的明先生微微一笑,“探亲。”

End


其实简单地说就是两人在各自的任务间隙暗搓搓见了一面,阿诚是被见了一面23333

评论(71)

热度(5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