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江一道

此博废弃,山高水远,江湖再见,祝好。

【楼诚】总而言之 9-10

前文请戳:本博目录=w=


9、

我批了个条子。

梁仲春送来的报告写得简单明了,因公殉职。

大笔一挥,允许发放阵亡抚恤金。

从我手里要钱可不容易,一直被我提款的梁处长这次做到了。

因为这个公就是我。

 

本来只需要阿诚重做两份文书改几个数字便成了,偏偏我们低估了大姐的实力。

明家家大业大,万物不缺,家里的面粉厂都能用来做粉尘爆炸,何况还有存着一堆炸药的矿场。

谁知我和阿诚都没料到大姐会放着家里一仓库的炸药不用,跑到苏州接头只身犯险。

好在最终有惊无险。

多亏了阿诚身兼三职还要照料我衣食住行,工作地点遍布上海,才巧遇了被76号抓住的大姐,否则……

没有否则。


我到76号给大姐出气。

若论打架,大姐也就只能打打我。

我动手的速度极快,准确时间为明家到76号的距离/阿诚的步速减去明家到76号的距离/我的车速。

今天又加演了一场我与阿诚不和的戏码,效果显著。

下次让夜莺去造谣我命令阿诚坐着黄包车满上海乱窜好了。


同样地点同样场景同样人物,我与大姐密谈。

为了不让我削苹果,大姐深更半夜喝起了咖啡。

想套消息的大姐有些犹豫的问:“你是怕我暴露?”

我不得不告诉她一个真相,不是怕她暴露,是一定会暴露。

透露这么多信息情非得已,我需要大姐为接下来行动提供炸药。

大姐第一反应是重庆政府和我一样抠门……不对,节约。

我对大姐进行了一番思想政治教育,大姐对我进行了一番家庭理论指导。

不光动嘴还动手,最终她黯然叹气道对父亲的许诺食言了。

我握着大姐的手安慰,食言而肥都算在我身上。

 

总而言之,我又被大姐打了一巴掌。

 

10、

我心情愉悦的在窗边看楼下不喝茶不渴的梁仲春拉着不用倒茶的阿诚鬼鬼祟祟。

从梁处长的表情判断,阿诚这次要了四成利。

尽管看不到正面,我也能猜到阿诚此刻在说,我该回去了啊,让明长官知道我上班时间出来,准没好果子吃。

我平生爱好甚多,但重中之重便是饮食,并将这一爱好发扬光大带入了语言习惯。

民以食为本,天性如此不可避免。

“我这次回上海,就是来分一杯羹的。”

“吃明家的饭,喝明家的水,在明家长大。”

“吃我明家的饭,还要砸我明家的锅。”

………………………………

许是耳濡目染坦诚相待多了,阿诚言谈中也喜欢以食物相关,一听就和我情投意合如胶似漆。

不似汪曼春说话截然相反,连试探我都要逆着来:“师哥可比以前胃口大了呢,当心贪多嚼不烂!”

我胃口很好有人照料不劳汪处长费心。

不仅是汪曼春,整个76号都嚼得烂消化得了。


同为76号处长,梁仲春较之要圆滑多了,擅于察言观色溜须拍马。

和阿诚很快便勾肩搭背称兄道弟,平日里常以哥哥自居。

他似乎忘了阿诚的哥哥只有我。

当然阿诚也没搭理过他这个称呼。


我读懂了梁处长的唇语,“明长官这个人,我觉得其实还不错。”

我也觉得四成利不错。

演戏演全套,我知道阿诚又要开始骂我了。

谁让我们俩演的这出戏非折子非全本,而是不知何时突然结束的连续剧。

顾不上看戏的梁仲春表情痛苦纠结,演绎人生百态。

最终在阿诚的威逼利诱下勉强同意,放阿诚回来上班。

这一趟除了钱,还有掩人耳目偷偷赶到苏州,策应明台小组的机会。


总而言之,樱花号要炸成樱花了。


Tbc

评论(57)

热度(3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