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江一道

此博废弃,山高水远,江湖再见,祝好。

失踪人口冒个泡\(^o^)/~放心我不会弃坑的啦我一向待旧爱如新欢www之前是因为在准备国考,考完之后决定码码码,结果我写什么都感觉在写申论……写了删删了些最终啥都没更TUT

最近会搞一搞不正常的脑洞来恢复一下,比如这篇我连名字都懒得起了……

前几天和人聊起n年前熬夜玩pc版植物大战僵尸的时候,于是有了这篇很神经的文……


明台废寝忘食,通关了一个说不出哪里有趣却让人欲罢不能的魔性游戏。

伴着一抹鱼肚白入眠,耳畔似乎还回响着一阵熟悉的旋律,“There is a zombie on your lawn~~”

努力晃了晃脑袋清醒,小明发现似乎不只有回响,反而全身都笼罩在这段音乐之中。睁大双眼,入目的是阳光明媚,鸟语花香,一株自己在电脑上种了一夜的农作物。

青枝绿叶,苍翠欲滴,他从头到脚彻彻底底成了一株豌豆。

精神上还在恍惚的小明下意识的想吐个豆,发现身前还有两株其他生物,为免误伤,硬生生把球吞了回去。

前面两个绿油油的生物欢快的同频率摆动着,小明不明所以的也跟着他们摇摆起来,感觉自己在尬舞。

大家都晃悠成同一速度后,小明总算听清了两植的对话,植物一问植物二,“今天中午吃什么?”

植物二回答植物一,“豌豆。”

然后他们就你吐给我一颗豆子我吐给你一颗豆子的愉快的吃了起来,看不清楚只能听见噗噗噗的小明觉得这俩植物脑子不好,多此一举不说听起来还特别的污,真是对不起你们身上这么冰清玉洁的和谐色彩。

正胡思乱想着,似乎又有一阵咔嚓咔嚓的诡异碎裂声自不远处传来,小明定睛一看,植物一挡得太严实什么都看不见。

使出要把根茎拔出来的力气极目远眺,吃得正欢的两株植物猛然转头,齐刷刷闪现在小明面前,豌豆台骤然受到惊吓,差点缩回到土里去。

植物一毫不客气的开口,语调熟悉,“明台,吐球。”

植物二有点心疼但也没怎么客气的重复,“明台,喷豆。”

虽说隔着物种的差异,豌豆台还是一眼认出了豌豆楼与豌豆诚。不过他眼下顾不上奇怪,先抱怨一通不公平待遇再说!

一排三个豌豆射手,你们俩都挡在我前面,凭什么让我吐球啊!更何况你们两个攻击力都比我厉害,已经成豌豆了还要欺负我个单发射手!挤眉弄眼装什么柔弱?眉毛暴露了你们是双发射手好吗!

豌豆台本想滔滔不绝的说个没完,接到了豌豆楼挑眉的玩味一笑,抖抖叶子摸摸自己空无一物的额头,悻悻闭嘴。

很遗憾,按照游戏设定,一次只能吐一个豆子的豌豆射手没有眉毛。

从气势上就输了的小少爷不服气,坚决不吐球。

跟哥哥们生气,可让其他植物遭了秧,顶在前端的坚果墙有气无力呼唤:“组长,你快点!”

豌豆楼和豌豆诚身轻如燕的灵巧转身,让豌豆台看清了前方景象。

并非僵尸,不知道是洋子还是造子还是贞子的怪物正在面部扭曲的敲打坚果墙,时不时有榛子滚落下来。

凭借方才话语中的称呼,小明断定此物必为坚果云,看在同学一场的份上,救墙要紧。

“噗……”小明吐得很不开心,尤其是眼前两个不省心的哥哥一边敏捷的躲过他的攻击豆,一边互相吐豆吃,画面极其恶心,倒是有助于他加速喷豆子攻击。

“还是我们家明台最好了!”一颗接一颗生无可恋的小明终于听到了一句夸耀,满怀感激的回望佳人,一口豆子差点没含住。

风中摇曳,不断生产着太阳光的那朵向日葵,不是大姐又是哪个?朵朵豌豆向太阳,对梦境绝望的小明转过脑袋,认命的继续攻击。

谁知待他回头,战斗结束,坚果墙开始自我修复。

还在吃吃吃的两株豌豆不像出手的模样,这是怎么回事?小明的疑惑很快便得到了解答,可惜他宁愿自己得不到答案。

没怎么传道授业解惑,一直用实战训练来教导社会竞争多可怕的地刺风站在这排农作物的首位,就算因为矮被坚果墙遮了个结实,傲慢的话语也通过地面传了个清楚,“明家的豌豆们,果然一个比一个没用。”

地刺风满身都是刺,尽管并无炮弹可用,但语言攻击十分了得,且不分敌我,随时开火,豌豆诚一直想把他当个火炬树桩烤豌豆吃,遗憾的是离得太远无法尝试。

一骂骂了仨,却刺不到豌豆楼,“物尽其用,我们需要做的,就是把你扔在前头。”

吵架比吃饭还烦豆,豌豆台头疼的扯下片叶子,“郭师兄,你能掉点核桃吗?”

刚把头顶伤口补好的坚果云顿觉不妙,“组长你要干啥?”

“滚点核桃给你后面两个砸着玩,省得他们吵架。”

愿意为保家卫国牺牲奉献的坚果云不情愿为了这种理由掉血,左右为难间,两头熊和一只鹰从道路两侧袭来。

大家都挤在一起,或吵架或恩爱,两边均无防御,小明心下大骇,武力值又不足。六神无主之时,两株吃饱了的豌豆默契的优雅缠绕,你的茎连着我的茎,各自旋转九十度,一左一右连发豌豆,秒灭所有动物。

还是个孩子的小明目瞪口呆,笔直笔直的茎被你们俩弯成这样,你们好意思吗对得起辛辛苦苦长出来的豌豆吗?“大哥,阿诚哥,有必要用史密斯夫妇式吐球吗?”

“呦?”豌豆楼扭头一百八十度,微笑,“你不是和好几个姑娘在农场舞会上跳过吗?”

千万别在大姐面前提起这事!惊吓过度的豌豆台浑身一颤,竟醒了过来。

 

当日晨,本就没睡多久,几乎全程都在做恶梦的明家小少爷晕头转向的出现在餐桌上,遭到了全家人喜闻乐见的围观和部分人惨无人道的打趣。

明台愤愤地搅着阿香端上的豌豆粥,不知不觉说出想了半夜的疑惑,“大哥你为什么不是个窝瓜?”


亲手将弟弟关进书房反省的阿诚有些奇怪,今天的明台太乖巧,太顺从,必有妖。

丢了个信号给不知为何成为窝瓜的大哥,收到了对方安心的电波。

睡眠不足的小明耷拉着脑袋冷眼看两人眼神互动,算了,你俩不吐球喂饭我已经感激涕零。

END

评论(43)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