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江一道

此博废弃,山高水远,江湖再见,祝好。

【楼诚深夜60分】突如其来

关键词:过气网红  @楼诚深夜60分 

这个词心疼的我不由自主来一篇23333现代AU

 

任何CP爆红的契机都离不开天时地利人和,萌点颜值暧昧。

阿诚觉得把他和明楼推上风口浪尖的就是那杯酒,不,归根结底罪魁祸首还是该拉出去枪毙五分钟的梁仲春。

发了一大笔横财,梁处长近日春风得意春意盎然春心萌动春宵苦短,两个家庭都快满足不了他作为一个家庭主义者的责任感。

花销太大,继续开源,邀请明秘书小酌,图谋下一步圈钱计划。

求人先献宝,梁仲春前不久偶得一瓶佳酿,清澈透明,醇馥幽郁,据说还有奇效。

奇效就是明秘书一杯下肚,手扶额醉成了一尊蜡像。

摆在受惊过度无比清醒的梁仲春面前有两个选择,一是把人送回明家,二是找明家人把人送回明家。

梁处长想放弃,因为无论哪一个选项都直通我选择死亡,但更不敢把人留在这自己先溜。思来想去,手指在通讯录中滑了又滑,本着早死早超生的原则,拨出了明楼的号码。

等候发落的过程中还要小心伺候眼前这位发酒疯的财神爷,梁仲春甚至做好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心理准备,反正本来打也打不过骂也骂不过,梁处长习惯了。

梁处长怀揣着一颗惴惴不安上蹿下跳的小心脏等啊等,明秘书维持着方才的姿势一动不动。

阿诚从未醉过酒,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喝醉了之后的反应居然是格外乖巧。

始终没有动静,想太多的梁处长开始担心人死了,试探性的走到阿诚身边探探鼻息,还没碰到就被一掌挥开。

看来阿诚兄弟不喜欢肢体接触,总算挨了打的梁处长终于安心。

然后肉体受到伤害的梁处长再次受到了精神伤害,被自己刚才的猜想打了脸。

醉了的阿诚不仅乖巧,而且粘人。

明秘书以八爪鱼姿势缠在匆匆赶来的上司身上,画面挺美但梁处长依旧不敢看,只好低头深情凝望桌上的一道铁板八爪鱼。

开发个新菜八爪鱼塞肉怎么样?味道不错还极富观赏性。不对不对,明楼来了,我是不是就可以先走了?毕竟一会儿万一干柴烈火我在这里杵着多碍事。

梁仲春胡思乱想着,开始缓慢向包间大门处挪动,费尽千辛万苦,终于离门把手只有一步之遥。

在明楼怀里趴了半天没什么存在感的阿诚忽然抬头,盛气凌人望向打算溜之大吉的梁仲春,“没结账就想走?”

遭到怒斥的梁仲春心中大喜,满脸堆笑,“阿诚兄弟你醒了?”

气势十足的阿诚神色迷离了几秒钟,亮晶晶的眼睛对焦失败。把头又埋回明楼颈窝里,绵软地叫着哥哥。

被逮了个正着的梁处长沮丧地坐在门边当门卫,你们俩都这种关系了居然还叫哥哥?那自己天天和明秘书称兄道弟岂不是很危险,以后再也不敢喊阿诚兄弟了好吗!

心里都是阴影的梁处长没注意到桌子那头,像连体婴一样的两人在窃窃私语。

阿诚感觉浑身发烫,哪里都不舒服,不安分的蹭了蹭,小声抱怨,”难受……”

你抱我的姿势像考拉,动得速度像树懒,不难受才怪。初次遇到如此情形,饶是明楼也有些束手无策,柔声哄道:“乖,我们回家。”

神情恍惚之间,阿诚仍不乐意他前一句话,“已经很乖了,比小时候还乖。”

你小时候绝对不可能这样两腿分开坐在我身上的……脖颈间柔软的发丝和呼吸撩得心中发痒,明楼好言相劝几句,发现全无用处,僵持之下强行把人打横抱起,变成了小时候的姿势。

阿诚稀里糊涂的挣扎了几下,履行了比小时候还乖的醉言。

无视呆若木鸡状的梁处长,两人扬长而去。

好巧不巧,这一幕让拿人钱财替人炒作,守在餐厅门外给两个小明星摆拍约会照的狗仔拍去,立马发上了微博。

此博一出,引来一片半夜狼嚎,满地鸡血。

网红的rps多在娱乐圈体育圈,想萌商界cp的小姑娘大有人在,奈何财富与颜值往往不可兼得,冷不丁冒出来这么一对,又被眼尖的人认了出来,几个大号一转,直奔热门而去。

第二天上午阿诚清醒过来,看到的就是热搜里自己和大哥的名字,以及那张拜如今手机像素越来越高所赐,一点都不模糊一点都没歧义想赖都赖不掉的偷拍照。

昨晚上离开包厢时,明楼也曾考虑过是否要稍加遮掩,若用外套把人挡住总显得欲盖弥彰像事后,不如大大方方出去最多像事前。

事后的明秘书盯着屏幕上神志不清的自己看了半响,神志归位,忆起前因后果,对梁仲春致以了最诚挚的问候。

作为十项全能公私全包的秘书,阿诚替明楼处理过数次绯闻事件,对比这次的热度,只能说那几位想抱大腿炒作的网红都弱爆了。

虽然他一点儿都不想要这份殊荣。

 

午餐时,明镜望着右手边坐着的两个弟弟,欲言又止。最后叹了口气,放下筷子,“我去花园里走走。”忍不住又道:“明家是要破产了吗?穿那么少!”

穿得一点都不少,明董事长只是没有别的理由发飙,只好和衣服过不去。

无辜挨骂的两个弟弟默默吃饭,小少爷幸灾乐祸的道喜,“恭喜你们终于成为新一代网红。”

楼下折腾到后半夜,住在楼上的明台睡不着,举着手机刷网,结果围观了整个事件爆发的全过程,看花痴看八卦看解析看人物揭秘,摩拳擦掌恨不得冲上去爆料,却只能忍着一个字都不能说,快憋出内伤来了。

如此乐事,胃口大开,明台又盛了碗饭庆贺,“下一步就可以接广告了。”

“小少爷羡慕了?”言语上的便宜,明楼自然不会让他占了去,“不如我现在提着你出去走几步,遂了你的心意?”

小少爷撇撇嘴,一个提一个抱,差距能不能别这么明显?“我才不干呢!你那叫家暴!”

“那就闭嘴。”

明台打小就不乖不听话,“你们打算怎么办?澄清?”

明楼不以为意,“澄清什么?过几天自然就过去了。”

该恋就恋该甜就甜,无需对看客负责。

“我倒是真想澄清一下。”

这是还没醒?明楼有些诧异的看向发声的阿诚,等他继续说。

食欲不振,喝了点汤继续看事件发酵的阿诚有些怅然若失,“她们脑补的家庭地位严重不符。”

明楼心道这种事情就不足为外人道也了,家庭地位太低,不敢说。

 

昙花一现的CP,萌的人往往一见钟情,再而衰,三而竭。

无继续无炒作无售后,起哄的人再多,一个星期就能爬走一半,不出三月,光秃秃的只剩下一堵墙。

梁仲春隔了许久才敢来明秘书办公室负荆请罪,一见面恭恭敬敬道:“明先生。”

听惯了阿诚兄弟,怎么听这个称呼阿诚怎么别扭,正欲反驳,内部座机忽然响了起来,来自今天很闲的另一位明先生。

明先生和明先生顿时都忙了起来,只能让梁先生一边闲着去。

电话内容是每日惯例,“今天晚上吃什么?”

阿诚想答复同样是每日惯例的有什么吃什么,突然改了主意,“不如庆祝一下。”

“何庆之有?”

“庆祝我们终于过气了。”

明楼刚想调笑你在我这永远过不了气,忽听那边传来了第三人的声音。

“阿诚兄弟,”梁仲春灵机一动,脑子一抽,神神秘秘的打断对话,“其实我那还有一瓶酒。”

今天神清气爽的明秘书气势十足,对焦成功,“滚。”

End

 

写完发现我跑题了_(:зゝ∠)_

评论(78)

热度(5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