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江一道

此博废弃,山高水远,江湖再见,祝好。

【楼诚/蔺靖】夕夕如环 3

前世今生,古今双线,具体设定见第一章,前文请戳:本博目录=w=

刚才打完居然没保存上……只好重新按记忆码了一遍我的心在滴血好想咆哮啊啊啊QAQ

 

第三章、前缘

 

公元2013年,上海。

雷厉风行的商界精英明董事长有项不为人知的个人爱好,闲暇时光看些宫斗剧自娱。这几年此类电视剧风靡,看得多了,不免有些感慨,“这些女人天天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围着一个负心的男人打转,还不如我一个人自在。”

明镜打从十七岁接管明家,就一个接一个的养弟弟,还帮着弟弟养大了弟弟,对婚姻始终兴致缺缺。

明楼顺着大姐的话赞道:“大姐冰雪聪明蕙质兰心,若是身在剧中,定能笑到最后。”

“这你都能拍我马屁?”明镜心中欢喜,面上仍是嗔怪,“我恐怕连一集都活不下去。”

明楼但笑不语,顺着缝隙轻轻一掰手上榛子,外壳应声脱落,露出果仁。

聪明的让人生气,笨的更让人生气,明镜涉猎广泛,宫廷相关剧看遍古今中外,又想起一件抱怨事来,“你说亚瑟有没有脑子?这剧我看了三年,整整65集!65集他都没认出梅林是谁,不就是叫梅叫林的吗?有这么难认吗?”

“人各不同,能认出当然是因为大姐聪明。”

少来接二连三的献殷勤,明镜佯装不满,突然发现面前摆着的果盘不对,真得不满起来。“我是看你今天闲着也是闲着,让你帮忙剥些榛子给明台做榛子酥用,怎么吃得比剥得还多?”

明楼振振有词,眉眼间尽是心疼,“自然是怕大姐下厨辛苦。”

“从小到大,你哪次偷吃东西不是用这个理由搪塞我?”

“这只能说明我从小到大都怕大姐您辛苦。”

“你啊你!”明镜无奈,“咱们家里呀,只有明台最听话了!”

提起这个最疼爱的弟弟,大姐总是操不完的心,“不过现在才是初春,天气多变,我让他添件衣服他都不肯。也不知这孩子哪里来得这么大火力,还真当自己是个小暖炉了?”

明楼捻起几颗果仁,“大姐若是担心,等阿诚回来买上十几件貂皮大衣送去学校,让明台天天换着穿。”

“你想热死他呀?”明镜蹙眉瞪了一眼,“说到阿诚,南京那边怎么样了?”

“有些麻烦。”赶在大姐再瞪一眼前,明楼话锋突转,“所以我打算过去一趟。”

“你知道阿诚在哪?我听明堂说,他这几天似乎对那座陵墓着了迷,每日神出鬼没,行色匆匆,连电话都找不到人。”尤其是你们俩这段时间奇奇怪怪的!当初两人搅合到一起,成功瞒住了大姐许久,这次突如其来的嫌隙,倒是没逃过明镜的法眼。主要是阿诚生气的方式特殊,好似不存在一般消失了许多年的书房门,最近天天被彬彬有礼敲得砰砰响,耳聋都能发觉。

“您放心,阿诚自幼跟在我身边,我自然知晓。“

这话着实托大,明镜想你莫非还会心电感应?却听明楼道:“肯定住在咱们家的酒店,免费。”

明镜对着快空了的果盘感叹自己家两个弟弟在抠门方面真是神仙眷侣,佳偶天成,不知道是几世修来的缘分。

 

几个电话过后,成功得知踪迹。明楼拿着经理恭敬送上的备用房卡,正大光明的半夜骚扰。

悄无声息的推开房门,昏暗的夜灯勉强照出屋内景象,沙发茶几书桌地板上,都散落着各色书籍,全然不似阿诚平日里的整洁。明楼径直走进里间卧室,连床头柜上都放着一套《梁书》,书中标记备注繁多,均出自阿诚手笔。

打开书册,明楼随意翻阅,并无异常,直至他看到某篇列传的空白处,出现了字迹熟悉的蔺晨二字,以及旁边统一笔迹同样手写的砖窑???

明楼哭笑不得,提笔又放下,望向偌大的双人床上,习惯性睡在左侧的字迹主人。最终什么都没舍得打破,附身在他耳畔轻轻笑言,“小没良心的。”

几日劳心伤神,精疲力尽,阿诚今日很早便沉沉睡去。只是前半夜睡得安稳,后半夜却开始乱七八糟的入梦,梦里云山雾绕,隐隐约约的显现一块匾额——琅琊阁。

 

公元543年,琅琊山。

萧景琰第一次到琅琊阁请蔺晨,亲身前往,诚意十足。

堂堂郡王空等了两个时辰,用过饭后才见少阁主姗姗来迟。

“侯景?鲜卑人氏,极擅骑射,二十年前投靠北燕,军功赫赫,若是能为大梁所用,当然是幸事。”

“先生的意思是,此人可信?”

“未必!他此番叛逃旧主,背恩弃义,就是因为瞧不上北燕新继位的君主。如今咱们东宫那位如何,靖王殿下想必比我更清楚。”

确实清楚,萧景琰微叹,“那先生的意思是,此人不能用?”

“非也!”蔺晨说了一堆,又回归旧题,“虽说他居功自傲,飞扬跋扈,可也狡猾多计,反复难知,这样的人上了战场,才能出其不意,连战皆捷。”

“忠将不事二主,能为我用,也能为他人用,求一时之快招揽,过于风险。”

“恐怕不止择良木而栖这么简单,若要自立为主,与地势险峻兵力尚存的北燕相比,腹背受敌疲于奔命的大梁就好对付多了。”

“你!”这几句话大逆不道,隐含谋反之意。

“殿下莫惊,我什么都没说。”

几次三番,萧景琰终于看出了蔺晨的故意,按下怒火道:“还请先生直言,依据琅琊阁的消息,此人究竟如何?”

“他此番投靠的确是真心实意侍奉二主,可倘若有朝一日北燕与大梁停战议和,说不定就会心怀怨恨肆意报复。就好似殿下现在看我,必然是满口胡言面目可憎,可万一您发现我实则岸芷汀兰玉树临风,死心塌地喜欢上也尤未可知呢!”

在乌鸦嘴和招人恨方面,少阁主是当之无愧的琅琊榜首。

 

五年后,萧景琰第二次到琅琊阁请蔺晨,修书一封,遣人带至。

“京中来客?”蔺晨语调沉静如水,波澜不惊,“何人?”

属下还是当年的属下,内心腹诽,您装什么装,这两年如此老实的留在阁中,不就是生怕错过那人的消息么?

“已经走了,只留下一封简牍。”

“哦?这般正式?看来有什么不可告人的?”蔺晨接过,见封检上工整写着琅琊阁,蔺晨启。文书由细绳仔细捆扎,绳结被一丸封泥藏在槽内,封泥上的印章,赫然是曾经的靖王,如今的陛下。“送信的人可曾有话?”

“他只是问我琅琊阁是否可解天下疑难,我答复称是。“

蔺晨拆开简牍文书,上面只有简简单单一句旧典,却让他神色犹如春风拂水,最后竟抚掌而笑。

果真是天下疑难,遍数世间奇人异士,唯有琅琊阁可解。

属下斗胆瞄了一眼是何文章,却瞧见寻常五字:梦中不识路。

看都看了,索性豁出去问了,“阁主,这是何解?”

“唯有一解,我要入京。”

自打阁主与京中那位有了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属下早有觉悟,可碍于阁规,还当劝阻,“阁主,琅琊阁不问朝堂事。”

蔺晨立刻寻个理由,“你答应的,我可不能砸了琅琊阁的招牌。”

属下欲再说两句,被阁主一语阻断。

“更何况,这是私事。”

梦中不识路,何以慰相思?

 

一路前往京华,蔺阁主一反常态的没有游山玩水,按照出发时放飞的信鸽所约,如期而至东市一酒肆。

酒肆并不起眼,已有故人等候多时,逃不开帝师,总有法子暂时脱离宫墙。

且尽一杯芳酒,共倾一梦浮生。

可惜小二不解风情,生怕客人一醉不醒,来收饭菜酒钱。

蔺晨三言两语打发他离开,开始与前一刻还鸿雁传书遥寄相思的恋人理论,“我这一路快马加鞭,景琰当尽地主之谊。”

被他坑的多了,萧景琰自斟自饮,不紧不慢地反驳,“那就按照你的规矩来,五年前在蔺阁主的琅琊阁,我可是交了饭钱。”

蔺晨歉意一笑,毫无诚意,“那又要让你破费了,这家酒肆,是我开的。”

“你开得还要收钱?”

“ 景琰,你总不能为了一顿饭钱,就让我的苦心经营暴光吧?”

“这倒好办,把你留下来抵债便是。”

相处久了,愈发不容易就范,奈何蔺阁主有杀手锏,“我囊中比你在床上都羞涩,拿什么抵债?”

话音还未落,就遭恋人出手制止,萧景琰环顾四周,好在位置偏僻声音又低,除了让自己面红耳赤外,并无外人察觉。怕他再出惊人之举,只好败下阵来,恶狠狠道:“你下次休想再用这个借口!”

正中蔺晨下怀,“既然景琰同意,择日不如撞日,良辰美景,今晚就打破了它如何?”

对坐之人面上绯红一直滑入衣领,怪只能怪今日这重逢酒,后劲确实大了些。


寄语东阳沽酒市,拼一醉,而今乐事他年泪。

 

Tbc

蔺靖线是跟着楼诚线走的,不是按照时间轴,基本上大哥上线之后这文就一路奔着欢乐去了www

 

梦中不识路,何以慰相思?出自南朝沈约。

南朝粱萧统《文选》李善注引《韩非子》:六国时,张敏与高惠二人为友,每相思不能得见,敏便于梦中往寻,但行至半道,即迷不知路,遂回,如此者三。


PS:给无辜躺枪的亚瑟道歉233333

评论(100)

热度(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