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江一道

此博废弃,山高水远,江湖再见,祝好。

【楼诚】松狮楼和土猫诚

动物AU,狗猫CP,等欧冠决赛的时候开的脑洞,我明明是想写正经文的,结果= =

 

明董事长养了条松狮犬,在家静若处子,出门小区一霸。

腿短了些,但气势足。

脸大了些,更添威严。

草坪上耀武扬威雄霸一方,可回到家能趴着不站着,能躺着不趴着,归根结底一个字,懒。

 

闺蜜家中新添一宠,苏太太前来逗狗,怎么捉弄,松狮都死死睡在沙发上,不为所动。

苏太太瞧得有趣,“他叫什么名字?既然是狗,应该姓汪吧?”

明镜不乐意,“姓汪做什么?跟着我姓明!”

松狮就此得名明楼。因为他吃得太多,稳重的像座楼一样。

 

真爱只有食物的松狮楼是条单身狗。

忙碌的明董事长出门工作,松狮楼也出门自己遛自己。

走着走着,在一处铁门旁遇到了一只小土猫。

小土猫扑闪着大眼睛有些害怕,样子很好看,就是瘦了些,要是吃多些一定更好看!

跟着明镜认了不少字的文艺青年汪沉浸在浪漫幻想中,怪不得今天的阳光这么好!今天的狗粮这么香!今天的明台这么乖!原来都是为了这场美丽的邂逅!

饥肠辘辘的土猫诚在长相凶残的恶犬注视下,撑不住,扑通一下倒地晕了过去。

 

黄昏时分,结束了一天工作的明镜疲惫归家。

钥匙刚刚转动,房内便传来喵喵的急切叫声,一听就知道是家里最贴心的小宝贝布偶台。

布偶台比松狮楼年轻许多,是朋友托付给明镜寄养的一只布偶猫,最是黏人。

果然一开房门,布偶台就扑进明镜怀里,委屈的喵喵叫起来。

明镜安抚的给他顺毛,环顾四周,家中一切正常。

咦?平常一个汪霸占整个沙发的松狮楼居然乖乖的趴在狗窝里?

布偶台呜呜控诉:大姐你快给我做主啊!那只不要脸的狗抢了我所有的三文鱼!

叫妈太老,宠物面前明镜一律自称大姐。

奈何明镜听不懂猫语,布偶台喵喵叫了半天,大姐也没发现他的真正用意。

 

布偶台正坚持不懈的叫着,屋外门铃响了起来。

造访者是明家的钟点工桂姨,隐藏着的资深虐猫爱好者。

桂姨满脸焦急,“明董事长,您见过我家阿诚没有?”

“阿诚是谁?”

“是我家的一只小土猫,颜色……哎呀,跟您家这条狗的颜色特别像!”

明镜狐疑的看了眼貌似在欣赏窗外风景的松狮楼,说自己并未见过阿诚,礼貌的送走了桂姨。

 

“耳朵露出来了!”

松狮楼微微抖了下毛茸茸的大耳朵,假装自己傻,听不懂。

“我说你身子底下藏着的那个!”

对自己体重有充分认识,松狮楼没敢完全压住土猫诚,没想到暴露的这么快。

土猫诚艰难的从温暖肚皮下爬出来,这是他悲惨一生最有安全感的地方。怯弱地看向明镜,对未来充满恐惧。

“好可爱的小猫咪!”动物爱好者明镜大叫一声,一下子把他抱起来,“你是来看我家明台的吧!原来明台都背着我找女朋友了!咦!你怎么是个小公猫啊!”

私处完全暴露在陌生女性面前,土猫诚羞愤地红了脸,比白天时分吃饱喝足后,被松狮楼把浑身上下舔了一圈还要害羞!

捡回来的心头好被大姐抢占了,松狮楼站起来抗议!

尽管他站起来也没有比趴着高多少,还是起到了震慑作用。

明镜把张着腿脸通红的土猫诚递到他面前,“这只小猫是你捡来的?他是有主人的,不可以这样哦!”

松狮楼一舌头把土猫诚扑倒,开始舔他身上的伤口给大姐看。

明镜最是心软,当下气愤的同意把土猫诚留下,她去和桂姨交涉。

 

从炼狱到天堂的土猫诚逐渐适应明家生活。

除了吃各种没见过的美味,陪松狮楼睡睡觉,就是舔舔毛。

土猫诚很爱干净,每天自己舔舔舔,把漂亮的猫毛打理干净。

其实本来挺干净的,都是被松狮楼舔乱的。

明董事长钱多,松狮楼的窝足够大,土猫诚直接住进了狗窝里。每次他舔毛时,松狮楼都会在旁边躺平默默的注视他。

被盯得久了,土猫诚不好意思,“大哥你想干嘛?”

大哥是松狮楼定的称呼,他叫过救命恩狗主人和养父,松狮楼一听就生气,逼着他改口。

松狮楼懒洋洋地回复,“礼尚往来。”

土猫诚试探问道:“那我也帮你舔舔?”

松狮楼立刻精神抖擞,抖抖毛,来吧!

松狮楼面积很大,舔得土猫诚连喵喵叫的力气都快没了。

过了好久好久,终于舔到了尾声——松狮楼的脸。

松狮这类汪星人,颜值十分有特点,尤其是松狮楼,严肃中带着呆萌,土豪中带着苦逼,格外帅气!

恩公的脸真大,土猫诚心中犹如小鹿乱撞,撞着撞着,就碰到了松狮楼大张着的嘴巴。

说了礼尚往来,就要工作到底!土猫诚伸出红艳艳的小舌头,颤巍巍地舔了舔松狮楼的大舌头。

没想到他这么主动的松狮楼太激动,直接闭嘴含住了土猫诚的头。

初次以此种方式亲密接触的一猫一狗都有些羞涩,静静享受这飘满粉红泡泡的旖旎时刻。

空中传来一声惊呼!“太可怕了!!!我大哥那条胖狗饿得开始吃猫啦!!!”

布偶台嗖的窜出房间。

 

不再是单身狗的松狮楼顶着土猫诚出门看风景。

还没走到草坪,就见一个肉球向着这个方向袭来。等他走得近了,土猫诚才发现,和这条狗比起来,大哥简直可以算是大长腿!

来汪是松狮楼还是单身狗时的死对头,草坪另一霸柯基风。

柯基风向往天空,平常就像一阵风一般,在草坪上飞驰,草地上的每一处都有他的标记。

汪汪叫着的柯基风嘲笑松狮楼,“你头上怎么长了个瘤子!”

土猫诚从大哥身上跳下来,有点发憷,柯基风看起来随时会发疯,不知道打疫苗了没有。

“你放心,他身体很健康,脑子不太健康。”松狮楼舔了舔强作镇定的小猫咪,安慰一直被关在家里,还不熟悉这个小区的土猫诚,“这是我家阿诚。”

明明语言攻击赢了,但单身狗柯基风感觉受到了不知从何而来的一万点伤害。

 

感情持续升温的松狮楼也有不想被土猫诚看到的一面。

“明楼你给我去洗澡!”

明镜拼命拉着牵引绳,想把岿然不动的松狮楼拉去浴室。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明镜依然拉不动,真想拿牵引绳抽被自己养得这么沉的松狮楼。

洗了澡之后,潇洒的狗毛会全黏在身上,一团糟!不帅气!被嫌弃!要失恋!松狮楼在恋猫面前坚决要保持形象!

自己家里的猫狗们都什么脾气,明镜清楚,只好抱起她能抱动的土猫诚,“那我先给阿诚洗。”

不敢挠大姐的土猫诚只好被抱走,可怜兮兮的探出脑袋,深情款款凝视松狮楼。

松狮楼受不了这个眼神,乖乖跟上去浴室。

原来大家淋了水都一样。变瘦了的松狮楼隔着水雾和小了一圈的土猫诚相视一笑。

 

松狮楼平生三大爱好:吃早饭吃午饭吃晚饭。

其余时间了无生趣,有了恋猫之后,生活才终于有了别的追求。察觉他这一爱好后,土猫诚想给恋狗做宵夜,

冰箱门比松狮楼还重,打不开。

身轻如燕的土猫诚跳到冰箱上观察地形,虽然冰箱把手很高,但凭他和松狮楼的智商,肯定有办法成功!

身居高空眼观六路的土猫诚指挥着松狮楼推来了两把餐椅。

找准角度,反弹发射!

土猫诚拉开了冰箱门。

土猫诚把松狮楼的心拉得粉红,柔软地一塌糊涂。

谈恋爱已经满足不了松狮楼啦!松狮楼决心一定要把这么能干的土猫诚娶回家!

End

 

我明明有两个很正经的文想写还有好几篇文没更,为什么要搞这种东西啊啊啊啊我自己都不理解= =看比赛去了,就这样完结吧~

评论(128)

热度(6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