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江一道

此博废弃,山高水远,江湖再见,祝好。

【楼诚】3、全上海都知道明长官和明秘书要分手

没想到这个居然能写成个系列_(:зゝ∠)_

1、全上海都知道明长官和明秘书有一腿

2、全上海都知道明长官和明秘书很抠门


明秘书不是在明长官身边,就是在回到明长官身边的路上。

一日三餐端茶倒水,睡衣喂药铺床叠被,专属司机理财顾问,发型设计服装搭配,十项全能的明秘书忍无可忍,宣布罢工。

 

第一个来挖墙脚的是南田洋子。

在南田课长面前,明长官无论如何都要打肿脸充胖子,更何况明长官天赋异禀不用打。

“长兄如父,在明家,我还是说了算的。南田小姐想要用我明家人,起码得我同意了才行吧?。”

南田课长汉语不太好,听成了长兄如夫。

这个职位一点儿都不正经。

 

汪处长盛装打扮借机上位。

任世间百媚千红,汪处长独盯着明长官,都是占有欲作祟。

受花边小报和街头偷拍的影响,富家千金汪处长想不开,眼中没有别的竞争对手,一心一意要胜过明秘书。

“阿诚是百里挑一的人才。”明长官衣冠楚楚地哄人上钩,“你啊!万里挑一。”

这样你才能离我远一点。

 

猫有猫道,狗有狗道,梁处长有特殊的消息来源。

担忧明秘书要和明长官分手会影响自己的走私事业,梁处长热心肠地来劝明秘书回家相夫教弟白白伺候明长官一辈子。

“明长官这个人,其实还不错。”

明秘书坚决抗议,“我们俩可不是一座庙的,你可别拜错了!”

梁处长心底冷笑,你俩是不是一座庙我不知道,我只听说你俩是一张床。

 

得知明长官被甩,不知道在哪瞄着战斗的王老师发来贺电。

电文照例问候了明长官全家,与明长官祖宗八辈进行了亲切友好的单方面交流。

王老师特别注明,既然明秘书已经分手,排除出全家行列,小少爷是自己的学生,免除被骂,明董事长是学生他姐,不在其列。

明秘书决定还是陪明长官一起挨骂。

明秘书怎么舍得明长官孤家寡人。


花边小报们还没拍到明长官和明秘书有一腿的证据,坚决不许二人这么快就两清。

尤其是和明秘书关系匪浅,曾倾情杜撰明家小少爷花天酒地桃色新闻的那家,近日正在杜撰两人分手原因。

小三上位?

否定,明长官那么抠门怎么可能有新欢!

感情破裂?

否定,明长官和明秘书天天黏在一起怎么破裂!

据在明家工作的可靠人士重金透露,明秘书官方宣称的分手原因是,要钱。

 

家中缺弟媳缺炸药缺理财顾问缺无缝钢管就是不缺钱的明董事长对这个理由嗤之以鼻。

明董事长最擅长的绝技就是抽明长官,“你们俩分了?民立中学的金老师我看就不错。”

明长官诚意十足的解释,“大姐,我们是工作需要。”

奈何在明董事长心中信誉太差,完全不信还只想抽他,“你对着我说是工作需要你们俩只是假装吵架掩人耳目,对着汪曼春就该说封建包办我当初非要给你找个童养媳,对着你抱回家你养大的阿诚要说什么啊?爱过?”

明长官对着明秘书什么也不用说。

那是他仅有的休憩之所。

 

打开房门不是看到明秘书给明长官砸核桃,就是看到明长官给明秘书解扣子的明家小少爷对这桩大新闻持高度怀疑态度。

哎呦,明明不住同一层,又是同一时间穿着情侣装来吃早饭,吃饭就好好吃饭,你俩对视什么?

明长官笑得真宠,明秘书笑得真甜。

小少爷闭着眼睛开始夹菜。

明董事长好奇问道:“明台,你怎么了?”

“我眼睛瞎啦!”

 

阿香对于此次事件无动于衷。

佳偶天成比翼双飞,这么多事实胜于雄辩。

她又不是桂姨,哪里有那么好骗?

 

桂姨按照计划入网,明长官和明秘书又要表演激烈争执。

明长官这场戏的设定是一定要死缠烂打不讲理,激发桂姨的所谓母性。

“喝了我明家的茶,收了我明家的彩礼,”明长官的个人财产当然比得上彩礼,他坐在书桌前威严十足,只是眼神有点飘忽,“就是死都是我明家的人!”

明长官霸道起来的样子也很帅,明秘书觉得明长官戏有点过,不像分手像调情。

不能拿明长官怎么样的明秘书很想摔门离开,木门也是钱买的,只好作罢。

门口端着茶偷听的桂姨露出阴险笑容。

离间计成功,明长官和明秘书隔阂渐深,联系减少,散伙在望。

桂姨喜欢在各色人等汇集的三教九流场所交换情报,最安全。

单身狼不知道,在床上交换情报更安全。


明长官和明秘书没有分手。

明长官和明秘书随时做好分手准备。

两人都很清楚,假若一方暴露,如何自处才能保住革命果实。

枪林弹雨,一往无前。

END

评论(128)

热度(1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