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江一道

此博废弃,山高水远,江湖再见,祝好。

【楼诚】1、全上海都知道明长官和明秘书有一腿

明秘书在明家的地位很低,也就是上能吼大哥下能打小弟,专业搀扶明家大姐一二三四五次。

明长官在明家的地位极高,尤其是在明家他还是说了算得,所以明家大事明长官从来不说话。

 

明长官的办公室房门特别大,方便经济司各位下属听墙脚,人人都能抢到一块好位置,不挤不吵专心偷听。

每次汪处长因公来访,明秘书都要多个工作——驱散挤爆门板的闲杂人等。

一心一意帮明长官忽悠汪处长的明秘书没发现,各位同僚围观汪处长是顺便,更想围观的是明秘书冲进房门大战一场。

神色自若泰然处之的明秘书演技太棒,次次让同僚们失望。

 

明长官和明秘书,给经济司众人在这个凄风苦雨的年代带来一缕清风。

“明秘书的这条领带明长官前几天戴过!”

“明长官的大衣和明秘书又是同款!”

“明秘书已经进明长官办公室一个小时了!”

扑在办公室大门上却什么都听不清的人们锲而不舍。

明长官的门板和明长官一样稳重,可靠,值得信任。

 

明董事长交代了几项祭祀事宜,让明秘书转告明长官。

年年准备祭祀但不能参与的明秘书觉得不妥,“大姐,这些事情还是您亲自告诉大哥吧!”

明董事长不以为然,“我住在二楼,你都好几个晚上没回自己房间了,当我不知道?”

“我是在大哥的房里加班。”明秘书实话实说,呕心沥血坑蒙拐骗,哪一项不消耗时间?

明镜暴怒,“你们俩平常天天骗我也就算了,这种事情都不说实话!”

 

想听戏看阿诚哥,想要钱看阿诚哥,想让大哥闭嘴看阿诚哥。这是明家小少爷发现的大姐不在家时的生存法则。

生命诚可贵,可是有时候看多了眉目传情暗送秋波,就顾不上生存了。

小少爷在咆哮,“只许你们做就不许我说啊!”

明秘书咆哮回去,“我们做什么了你这样含沙射影的!”

“你们……”那些风言风语翻云覆雨小少爷还真不好意思说,指指自己双眼,“阿诚哥,你知道我怎么瞎的吗?”

不等答案,豁出去的小少爷一心求打,“被你们闪的。”

 

阿香出门去城隍庙置办东西,躲过了小报记者,没躲过大妈大婶们的热情包围。

“你们想打听我们家大少爷和阿诚哥?其实很正经啦,也就是早上一起从楼上下来,晚上同时从外面回来。他们两人平常在家里干什么?就是喝喝红酒画画油画,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剩下的都是关起门来的事情了。什么?我们家大少爷不住楼上?这你别问我反正我住楼下。”

 

在法国时,王天风对明秘书还算客气。

在上海时,王天风对明秘书冷嘲热讽恶语中伤血口喷人指桑骂槐。

原因是王老师忽然发现明秘书不仅仅是职务上双重伪装,连家属身份都有双重伪装。

待遇当然要和明长官一样。

 

一直蒙冤的明秘书心情不好,下车买买买。

拦路卖核桃的小贩激动无比,“十斤?我一定给明长官挑上好的!”

“你怎么知道我买给明长官?”明秘书更郁闷。

“不光我知道,我们这条街都知道。”

何以解忧,唯有砸桃。

 

梁处长公务繁忙,挤出时间指点痴男怨女关心上司八卦,笑容半暧昧半猥琐,“阿诚兄弟,你和明长官……”

明秘书正义凛然地打断他,“梁处长这是什么意思?”

“这种事情就不用细说了吧?”梁处长欲言又止,拿自己举例,“你那个小嫂子呀,原来就是做我秘书的。”

“和我有什么关系?”

“没关系,没关系,以后我只好好的打点阿诚兄弟你!”

碰了一鼻子灰的梁处长心想,你们搞地下工作的人真是职业病,连搞对象都搞地下情。

不过你俩搞地下工作的水平比地下情高出太多了。

 

明秘书才貌双绝英俊潇洒,在新政府工作多月从没被人看上过。

因为全上海都确定他有主了。

至于明长官的主意,只有一个人敢打。汪处长早就知道明秘书和明长官是外人无法插入的铜墙铁壁,但两位当事人深入到什么地步,天真的汪处长存疑。

需要汪处长背锅的明长官力证清白,“我和阿诚的关系,如同这一江清水。”

水倒是还算清,然而……汪处长一枪把江水打浑,“师哥,这是雨季的黄浦江。”

“那又如何?”

“又黄又暴。”

 

明长官晓得明秘书知道明长官喜欢明秘书。

明秘书清楚明长官明白明秘书喜欢明长官。

明长官和明秘书没时间谈恋爱。

不走肾,走信仰。

END

评论(217)

热度(2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