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江一道

此博废弃,山高水远,江湖再见,祝好。

【楼诚】戏中戏中戏 1

现代AU,娱乐圈AU,纯甜欢乐吐槽向,所有事件全是胡扯纯属虚构。

这篇本来是个大纲文,几段就好的那种,结果我越脑补越多……不过估计几章就可以搞定!这章提到的剧本不要信啦,后面会被改动的非常厉害

1、

明影帝和明准影帝的恩怨,可以追溯到明诚刚入行时,凭借青涩但惊艳的荧屏首秀一夜爆红,横扫各大奖项的最佳新人和最佳男配,专家前辈不吝言辞各种赞誉,预测星途必将一帆风顺青云直上。谁料这群业界大腕一个赛一个的乌鸦嘴,有着绝佳开端的明诚从此踏上漫漫夺帝路,电视圈的金鸽入海白莲花倒是拿了个遍,电影方面却在明楼的重压下保持着出道即巅峰。这几年来的电影三金,金汪金喵金耗子次次耻居人下,年年提名,年年陪跑,成为每年的一道靓丽风景和八卦热点。双方各有一批粉丝掐的死去活来,可谓是血海深仇不共戴天,除了共同打击一群热爱虐恋情深所以拉郎配的CP粉时可以同仇敌忾,其余时间恨不得分分秒秒问候对方本命全家。

宿怨深仇鸣不平的粉们不知道,她们斩钉截铁的把自家也骂了进去。二位正主的真实关系,圈中极少有人晓得。两人除了恰巧都姓明,在颁奖礼外几乎没有交集,奈何与对方纠缠太深,剪不断理还乱,每次采访都是媒体提问焦点。

明楼素来擅长应付记者,一手太极打得人晕头转向,“我和明诚是不是王不见王?这你们应该去问王导,他最有经验。”

明诚在这一点上倒是和向来不对盘的明影帝默契十足,“我对明楼的评价?你们去听王导的吧!还是王导的答案最为公道。”

 

躺枪多年的王天风导演忍辱负重,攒了个大招打击报复。

突然出现吓人一跳,是王导的私人爱好之一,闯入民宅的王天风把明楼位于江边的豪宅扫荡一圈,“明大少怎么今天是孤家寡人?稀奇!”

“再稀奇能有你出现稀奇?”要不是太过于熟悉王天风,知道他想进的地方哪怕是翻窗户一层层爬也要钻进来,明楼真想关门谢客。“阿诚昨天半夜才回来,还在睡。”

“听说你们俩六月都空出来了?”长驱直入拿了酒水,王导毫不客气的坐在明楼死贵死贵的真皮沙发上刺探隐私,“是想旅行还是上床啊?”话锋一转,冷笑一声,“都别想了,我征用了!”

知道他上门就没好事,明楼倚着酒柜任他撒泼,“王导就算日理万机 ,也该记得有病吃药。”

“忘了你俩在巴黎的时候,答应过我什么?”王天风有备而来,“哎呦,今天这窗帘拉得可真够严实的?昨晚战况激烈?”

明楼平生最讨厌的就是被人威胁,因为这招在某些人手中确实有效。

比如大姐,比如堂哥,比如脸皮比自己还厚的王导。

吃了喝了休息够了,王导不急不慢告知此行意图,“有部双男主的文艺片六月开机,家国天下,恩怨情仇,赞助商指定你和明诚来演,一部搞定你们俩明年在电影奖项上的相爱相杀。”

王天风此人虽然人如其名,带着疯癫,拍片风格却是独树一帜,有些影片明楼确实欣赏,便先翻开剧本,再和他理论。打开白纸黑字看了一眼,明楼就后悔轻敌,首页上书一行大字:你爱的人啊是个渣,爱你的人啊是个傻!明楼用渣了的眼神看向在他心中已经傻了的王天风,“你这是文艺片?亡国了吧?”

“只是感情线的内容摘要。”王导自信满满,“文字不过是载体,能不能文艺,我说了算。”

明楼快速扫完剧本——他也慢不下来,因为整本也没几个字。判断迅速,“不接。”

王导悠悠开口,说是劝说更像嘲讽,“男主两大特点,一是渣男,二是坑弟,几乎是量身为你打造!舍你其谁?”

我对我弟,不全都渣,不全都坑,怎么能算是量身打造?明楼把这个看见都碍眼的剧本退还,“不愧是王导!明某入行多年,从未见过如此烂的剧本。”

剧情俗烂也就罢了,还俗烂的完全不通。江山美人,兄弟相争。皇长子雄韬伟略举世无双,奈何天生就输给了因为嫡出被立为太子的皇弟,结果太子眼瞎,居然看上了敌国派来的奸细女主,女主眼更瞎,身为奸细放着太子不骗,死心塌地的爱上了皇长子。作为整个故事的视力担当,剧中唯一没瞎眼的人物皇长子利用女主挑拨离间,敌军来犯,被女主骗去战场的太子以身殉国,皇长子顺利登基,从此过上了表面幸福,实际上继续利用女主的悲剧生活。

“你也觉得剧本很烂?”王导弹了弹那轻飘飘几张纸,“赞助商写的,现在只有大纲,我也没办法。”

明楼诧异,“想不到王导也有为五斗米折腰的一天。”

更诧异的还在后面,“我欠人情,不得不还。”

明楼用多年工作累积实力演绎什么叫做惊讶,“王导居然知道什么是人情?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王导回得趾高气昂,“本来是不知道的,自从你和明诚一人欠了我一个之后,就记牢了。”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明楼改口,“什么世外高人能让你欠下人情?”

“我进入这行的恩人。”

王天风那部褒贬不一但引起极大轰动的奇葩片,明楼倒还记得,“《这根棒棒糖不太甜》?”

王导处女作,讲述了一个变态杀手因为挨饿,抢劫被养父卖了的小女孩身上唯一的棒棒糖后,心生愧疚,救出了小女孩并带着她躲过仇家追杀,经历一系列惊心动魄,影片终于奔向光明。小女孩高举着甜蜜棒棒糖即将获得幸福时,变态杀手亲手了结了她,自己也叼着那根棒棒糖自尽而亡。这部无聊的黑暗电影因人性的复杂善恶的扭曲获得了极大争议,捧红了当年穷困潦倒的王天风,同时还捧红了童星于曼丽。

王天风时至今日依然感叹,“大恩啊。”

明楼感叹方向不同,可能连次元空间也不一样,“原来你那电影不是糖果店赞助的?”这么多棒棒糖高清特写,王天风竟然是免费广告。

再这么聊下去就该饿了时,两人旁边传来轻轻地开门声,伴随着沙哑语句,尾音上翘,“哥哥。”

明楼眼疾手快抄起一本杂志扔到王天风脸上挡眼,对身后仅披着白衬衫出来喝水的明诚道:“换衣服!”

被直接砸了满脸的王导怒火中烧,“你知道那书多少页吗!”

“不知道。”打完人的明楼心情愉悦,“但阿诚用它砸开过核桃。”

穿戴整齐还没清醒的明诚正襟危坐,听肿着脸的不速之客扯了一遍前因后果,睡眼惺忪地看完这个前言不搭后语的剧本,感觉自己大脑受到了侮辱,“我有三个问题,第一,太子既然能被立为太子,为什么他爸他妈他奶奶他兄弟姐妹甚至他身边的丫鬟都更喜欢皇长子?”

“剧情需要啊,要不然你让无权无势只有脑子的皇长子,面对自己同样聪明能干的弟弟怎么夺权?“王导抛弃智商,也要替剧本圆场。

明诚放弃和这个剧情讲逻辑,“第二,王导,这个女主对太子的态度,还不如你对我的态度!太子阅尽佳人,为什么要爱这么个女人爱的死去活来?”

对于此合理疑惑,王导嗤之以鼻,“白月光朱砂痣的情怀,你这种十几岁就被你哥拐上床的人,是不会懂得!”

“我那时候快二十了!”明诚为自己辩解!明楼你那时候演技到底有多烂?为什么他俩谈个恋爱王天风什么都清楚!

阿诚你搞错重点了……明楼出言维护,“我家阿诚不懂,四十岁了还从来没人要的王导您就懂了?”

王导被反将一军,只得把责任推给写剧本的,“我懂不懂不要紧,赞助商懂。”

算了,这片子逻辑死光,也不需要脑子了。明诚三度提问,与内容无关,却是他最无法理解的部分,“第三,这种剧情哪里考验演技了?你刚才还好意思忽悠我说精彩绝伦,获奖之作?”自己的戏份总结一下就是一首儿歌:追追追呀追,你们小手牵小手,追呀继续追,我就断气了……

王天风沉默不语,眼睛在两人之间来回打转,笑意加深,看得人心里发毛。“女主角是汪曼春,也就是说,你跟你现男友是情敌,对你前情敌是痴恋,最后为了现男友和前情敌在一起牺牲掉性命,还不算考验演技?”

“这剧需要多少赞助,我出了。”明楼现在只想让王天风消失,最好是走窗户,实在不行走下水道也可。

“不要用你的钱玷污我的艺术!”如今缺什么都不缺钱的王天风高风亮节,哈哈笑得诡异,“没得商量,从你们俩几年前在巴黎没拉好窗帘开始,就已经注定了!”

目的达成,王导扬长而去,临行前不忘再刺激一下二位,“六月片场见。”

Tbc~

下章进入正题!想用的两个文名发现都被用掉了,只好改了这个,结果一不留神打开了我的新脑洞……第三层戏会在结尾揭晓,为什么剧本这么奇怪其实都在第三层戏,不过估计之前就能猜出来了www

PS:这篇word之前忘点保存了……自动存档还被我删了……重码不知道有没有漏梗,泪流满面TAT

评论(140)

热度(10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