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江一道

此博废弃,山高水远,江湖再见,祝好。

【楼诚】姻缘这两个字啊可是不能错过 (下)

现代au,纯糖,继续各行各业遇到你。前文请戳:本博目录=w=


14、

“听说你昨天夜不归宿?”

一大早明诚便遭到了消息灵通的好友打趣。

在朱徽茵眼中,明楼长了张“上来,自己动”的霸总脸。同窗这只待宰的羔羊相比之下段数太低,不但开心的往屠宰场扑,恐怕还会自己提供作案工具。

明诚故弄玄虚,“昨天明学长去便利店买了些安全套,时间太晚就送我去了他宿舍。”

“然后呢!”八卦只说一半最是急人,朱同学不惜签下了占座等多项不平等条约以求得真相。

“然后他就回家了,他不住校的。”

明同学满意地瞧了瞧朱同学失望的沮丧脸。

看吧!我昨晚也是这个表情。


15、

此后的日子平静又繁忙,明诚找了份家教的兼职,距离远了些,但是报酬颇丰,倒也划算。

只有在每周上课时才能与夜跑先生见面,偶尔共同散散步。

可即便如此,明诚也感觉到身边流言不断,甚嚣尘上,就连梁讲师都紧抱明家大腿,在课堂上破天荒的表扬了明诚同学十分钟骑自行车低碳环保,后来连车都不用了改成步行更加保护环境。

“阿诚呀,你和明老师到底是不是……”室友吞吞吐吐,欲言又止。

明诚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他倒是不在乎,但不想有损学长名誉。

“兄弟?”校内疯传明诚是明家私生子,幸亏楼诚只相差了八岁,否则连明老师都要在造谣中当爹。

明诚松了口气,现在年轻人真是缺乏想象力与创造力。


16

明楼在感情上一贯喜欢被动。

没什么别的理由,懒。

他的外貌家世决定了就算不出手,也会有大批男女前赴后继上来勾搭,争着抢着替大姐解决弟弟的婚姻问题。

所以明楼很有耐心,不用着急,等鱼上钩。

但是信心满满的明学长没料到,明学弟比他还能苟。

忍无可忍的学长先开口告白,谁知学弟微微一笑,“您误会了,我只是想睡您。”

明学长恨不得把明学弟抓过来打屁股,你这幅样子纯情的不得了睡过谁啊?

心里啪啪啪打人的学长出言相讥,“所以第一次见面,就迫不及待的推销?”

“您又误会了,”学弟极其诚恳地实话实说,“您看的货架上那款最贵。”


17、

明诚此后一直躲着明楼走,好在课程已经结束,本来便没有见面的机会。

这一躲就躲到了期末,站在考场门口,明诚长舒一口气。监考的不是学长,而是梁讲师。听说梁仲春最近攀上了高枝喜气洋洋,对待学生和颜悦色,一个赛一个慈祥。

选修课的期末考试是出了名的奇葩,汪教授整张卷子只出了一题,其余都由弟子代劳。

唯一一题非常有汪教授的个人风范,41分,请从以下八张图片中选出本门课的任课老师。

一排帅哥证件照,汪教授那张年轻时的照片还被加了个磨皮滤镜,人为增加题目难度。

明诚毫不犹豫的勾了明楼。

等他意识到哪里不太对的时候,试卷早已不在手中。

没事,明诚安慰自己,大不了明年再花150重修,还能再见到代课的明学长。

哦,见不到,明学长那时候已经毕业了。


18、

“你就这么拒绝明楼了?”朱徽茵满脸都是不可置信。

“他马上就要毕业,接着结婚,生子。”特殊的童年经历让明诚习惯压抑内心,无比理性,尤其是在现实的巨大鸿沟面前,感情愈发渺小。“不该走弯路。”

“如果他本来就是弯的呢?”

“那我换种说法,他马上就要毕业,接着同居,代孕。”明诚摊摊手,“总之与我无关。”

朱同学恨铁不成钢,“你都把最宝贵的东西给他了!”

明诚差点一脚踩进学校的人工湖里,“你别乱说!”

“时间啊!”

浪费了多少赚钱的时间单相思!想把他踹湖里的朱同学深深觉得不值。

明诚倒是觉得暗恋的精神愉悦足以取代物质满足,好友一看就是资深单身狗什么都不懂。

能用一年多的时间喜欢一个明知无果的人,过程就是最好的结果。


19、

提心吊胆了数日,准备好不及格的明诚终于等到成绩发布。再三确认系统内的分数不是自己眼花后,思来想去,只有可能是明学长批改试卷,手下留情。

电话响了数声才再自动挂断前接起,明诚的意图简单清晰,“多谢明学长。”

以权谋私的明楼语气冷淡,“不用谢,你本来就是作答最好的学生。”

“学长过奖。”

明楼欲抑先扬,毫不客气的批评起来,“也是最笨的!全场就你一个人答错了第一题。”

准备结束通话的明诚瞬间底气全无,暴露的太彻底。

那些说好了要爱明老师一辈子给明老师生猴子的女同学呢?怎么没一个真心的!连41分都不舍得!

明学长继续教育,“之前几届考了高分的学生,都是出于对我的爱慕。”

之前几届是不是出于爱慕我不清楚,我确实是……

佩服学长脸皮厚度的明诚连忙澄清,“您误会了……”

“我当然知道,你不一样,”明学长抢答,“你是为了学分的钱。”


20、

潇洒挂掉电话的明楼转身就去了花园,把正在草地里打滚玩枪战的小明抓了回来。

“还记不记得阿诚哥哥?”

“记得呀!”明台兴奋的点点头,“大哥怎么提起他来了?他打你了?”

明楼拿出手机递过去,“给他打个电话,说你想他了。”

“我没有他的号码。”

“我有。”明楼提着衣领把弟弟揪到面前,“哭着喊着求他来家里看你。”

“大哥,”没什么演技的明台为难,“我怕自己哭不出来。”

“这个你放心,”明楼抬起无辜小朋友的脸威胁,“流不出眼泪的话,大哥把你打哭。”


21、

应邀站在明家大宅前,明诚即将见到明楼的忐忑被另一种强烈的恐惧替代。

明董事长的威名他听明楼提起过数次,爱好挥鞭下跪,兼职无偿做媒,整体印象凶残无比。

见到真人后,他才知晓明楼就是个骗子!明家大姐慈眉善目,亲切的很。

“大姐!”明台看着明诚被拉上楼的背影,充满疑惑的向大哥求助,“阿诚哥是来找我的吧?”

“你记错了,”明楼干脆利索的把弟弟丢到花园打滚,“阿诚不是来找你的。”

二楼露台是个聊天的好地方,明镜谈话内容包罗万象,但每次扯几句别的后总是把话题拉回弟弟身上。

明诚紧张的恨不得她直接开始用查户口的方式盘问,好过现在钝刀凌迟。

明镜说得口渴,终于到了第一个重点,“你和明楼是怎么认识的?”

“以前在便利店遇到过几次。”

仔细询问了时间地点后,明镜暗中握了握拳,手痒,想抽人。

那个时间明楼明明应该在跑步!

秋后再算账,这个问题不重要,重要的是弟弟的委托,明镜喝口茶平复一下心中怒气,猛然威严道:“你喜欢他。”

没预告无暗示,直接一个惊雷噼里啪啦炸响在明诚头上,瞬间流露出说不得的小心思。

他挺擅长骗明楼,但不敢骗大姐。

一个人从心不叫怂,两个人手拉手站在心上才是最怂。

明镜挺高兴眼前的反应,看来不是弟弟厚颜无耻自作多情,非说人家喜欢他又不敢说。

吓完人的大姐温柔安慰,“姻缘这两个字啊,可是不能错过,一旦错过,后悔一辈子!”

明诚苦笑,一辈子多漫长,他连两年后会去何处都不知晓,“总要过完一辈子,才能知道是不是后悔那么多年。”

坐在长椅上的明镜遥望着碧蓝天空,似在回想某位久远的故人。往事就像空中飘荡的云朵一般,触不可及。

许久之后,明诚像是听到一声来自天边的悠悠叹息。

“我知道。”


22、

明镜心情舒畅地将客人与送客人返校的弟弟送至门外,抱了抱明诚,强制塞给他一堆服饰的袋子。

“买错尺寸了!”在明家说了算的大姐不许他反抗,明楼在她心中一直是几年前那个俊逸的少年形象,前几天买衣服时,一不留神,形象没能和现实统一。

“把你心上人送走,”大姐压低声音嘱咐难得做一回司机的明楼,“然后,我们再来谈谈你的夜跑问题。”

把购物袋堆在后座,阿诚推进副驾,明镜动作敏捷,一气呵成。

做完一切后鄙视的瞧了弟弟一眼,自己搞不定就该早让姐姐出马!浪费时间!

“阿诚哥再见!”不明白三人之间波涛暗涌,滚了一身草屑的明台也赶来送客。

阿诚哥后来又教了他几招,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可惜他无论怎么练,动作明明做得相同,就是达不到同样的脸红效果。

脸红不脸红的无所谓,明台豪气地冲着阿诚哥挥挥手,“你真是全天下最好的哥哥!”

一手养大的弟弟这么嫌弃自家哥哥,明楼边开车边自嘲,“你是全天下最好的哥哥,那我是什么?”

身侧人眉眼含笑,“你是全天下最好哥哥的男朋友。”

end


总觉得标题里大姐的这句话是有背后故事的,所以借用一下。其实这个标题后来带歪了我整个故事啊……导致剧情像过山车一样急转弯QAQ

不过不管是哪个au,大姐的弟媳标准不变:不姓汪。

给不玩游戏的亲们解释一下“苟”,大概类似于藏起来躲着人不和别人接触的意思。至于上一章那句看不懂的话真的没必要搞懂啦!我自己都不好意思解释_(:з」∠)_

最后点名批评一下我的输入法,在我数次输入“明楼”时,打成了“满脸”,让我笑得哈哈哈哈哈严重干扰我码字!

评论(23)

热度(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