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江一道

此博废弃,山高水远,江湖再见,祝好。

【楼诚】姻缘这两个字啊可是不能错过 (中)

现代au,纯糖,继续各行各业遇到你。前文请戳:本博目录=w=


8、

认真聆听了汪教授三节课教学的明诚昏昏欲睡,如此索然无味的ppt朗读简直对不起他为这两个学分花费的150!

勉强睁眼的明诚低声求助旁边座位的朱徽茵,“这种课哪里好了?”

据他观察,整间教室只来了一半的学生,与选课时系统爆炸的热度截然相反。难道经济系的选修也流行虚假繁荣下的泡沫经济?

“谁说他好了?他只有第一节课才来。”素来不喜汪教授的朱徽茵撇撇嘴,“火的是他的代课弟子。”

替汪教授代课的学生即将博士毕业,各位迷妹们为了在学长离开前一睹风采,可谓挤破了头。

几日之后的第二次开课,明诚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代课老师。

英俊男子穿着休闲西装闲庭信步走上讲台,吸引视线无数,而明诚满脑子里只盘旋了一句话。

这个哥哥我曾见过的。

 

9、

抬头也不是低头也不好,明诚面颊发烫,一定是屋里人太多,热的。

“你不用这么小心,”逼问出此明老师便是夜跑先生的朱徽茵见不得好友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看看周围吧!想怎么看就怎么看!”

四周各位女同学各显神通,有捧脸的有捧胸的还有直接抛媚眼的,试图吸引明老师注意力。

事先看过这期学生名单的明老师万花丛中过,在阶梯教室中来回走了一圈,带起了一池春水,只为寻找某片绿叶。

很好,位置锁定。

“你家夜跑先生已经向我们这个方向看了八回。”朱同学忍不住揶揄好友。

“只是凑巧。”明同学小心脏扑通通跳得厉害,手中却稳稳记着笔记。

甭管传道受业解惑的人是谁,只要是花了钱的课,明同学坚决不能浪费。

“第九次凑巧来了!”朱同学调侃道:“他要提问你了!”

“有请西北角的同学回答一下这个问题,”明老师的目光直直望向明诚,漆黑的眸子仿佛有黑洞的魔力,将人紧紧地吸进去。

明诚双目一眨都不眨的与深邃眼神对视着,连指下记号笔呲溜划出一道长痕都未曾察觉,破坏了方才记录许久的笔记。

调戏人意图达成的明楼轻笑,稳稳唤出一个名字,“朱徽茵。”

这位女同学你谁啊和我家阿诚关系这么好一直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公然扰乱课堂纪律?

尽管听不到明老师的内心独白,但顶着巨大压力起身的朱同学面对到处射来的嫉妒眼神,在心中狠狠地痛骂了夜跑先生。

 

10、

磨蹭到最后才离开教室的明诚与好友告别,穿过缠着葡萄藤的长廊打算走回宿舍。

走了一半,看到前方有人驻足。

很好,这个哥哥我也曾见过的。

夜跑先生优雅的从草丛里钻出来,微笑着向他打招呼。

天生的衣服架子,无论穿什么都合适,之前的运动款是欲,换上西装就是禁欲。

美男当前,不影响明诚脑子飞速转动,他明明记得刚一打下课铃,明楼便躲过女生们的围追堵截,第一个从教室离开,怎么会刚走到这里?

这种事情才没有人会主动拆穿!

明诚紧走几步上前,“明老师好。”

明楼笑着拒绝,他对师生恋兴趣不大,“我还没毕业,不用叫老师。”

“明先生?”

“太过疏离。”

明诚心一横,厚着脸皮豁出去了,“哥哥。”

恰巧明楼此刻同时开口,“学长。”

脸皮不够厚的明诚急忙泛着红晕为刚才的唐突抱歉,“明学长对不起。”

明学长深深为自己的矜持懊恼,“学弟不必客气。”

 

11、

早恋耽误学习。

明诚是在已经过了早恋的年纪后,才深刻的体会到了这句话。

梁仲春在讲台上喋喋不休了半小时《企业管理学》,明诚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上过了明老师的课再上梁老师的课,果然是比内在比外表比身高比体重梁仲春一个都比不过。

算了,反正教材他早已全部翻阅过,明诚同学心安理得的继续思念明学长。

梁仲春讲师努力了好几年,依旧没能评上副高,还倒霉的要兼任辅导员。心情本来就差,面对一屋子低头玩手机的学生,更加烦闷,决定喊个人起来泄愤。

唯一一个抬头对着黑板,但明显聚焦在千里之外的同学正巧成了靶子。

“明诚!”

梁讲师怒喝一声,提问像机关枪一般突突突袭来,全是超纲的刁钻问题。

明同学对答如流。

梁讲师愈发暴躁。

 

12、

过了几日,前同事临时有事,请明诚替班一晚,没有安排的明同学爽快答应。

他挺感谢这家便利店,不但保证了他大一一年的衣食无忧,还让他结识了夜跑先生。

说曹操曹操到,明诚正陷入回忆中,明楼推门而入。

内心正在杠铃般傻笑的明诚立刻调整坐姿,“明学长又来夜跑?”

“听明台说你在。”

小少爷的原话是那个打架很厉害的阿诚哥又回来了!大哥我再去学几招一定能打败你!

自动屏蔽掉不切实际的童言无忌,明楼只捡取重点。

念及那个有趣的小男孩,明诚含笑点点头,“这次想买什么?”

“买你推荐的 。”

思考了将近一分钟,明诚都没记起自己推销过何物。直至明楼等不下去,俯下身子,从货架最低层拿出了那个仍然滞销的大号产品。

凸点螺纹凉感?想不到小家伙口味挺重,刺激归刺激,但不适合日益寒冷的气候。明楼想了想,又拿起旁边的一盒热感超薄,一并放在了收银台上。

明诚扫条形码的手在微微颤抖,别人内心挣扎最多是一黑一白两个小人打架,他可倒好,赤橙黄绿青蓝紫一群小人吵得热闹。

赤小人觉得明学长今晚约了人为爱鼓掌。

橙小人认为明学长要花钱去帮人失足。

黄小人坚信明学长明明也喜欢自己才不会和别人上床呢!

绿小人反驳明学长喜欢自己也不耽误喜欢别人的肉体呀!

青小人惋惜明学长他堕落了啊!

蓝小人痛哭明学长买两盒肯定是去这边鼓鼓那边鼓鼓的群体鼓掌。

紫小人与众不同,一口咬定明学长是个避孕套的二道贩子。

心里七上八下闹腾的很,明诚还是强做冷静,佯装随口问道:“买这么多呀!”

波澜不惊的口吻就像明楼买的是十斤猪肉。

“备用。”手摸手接过货物的明楼不忘用低沉的气音教导学弟,“我认为,不可操之过急。”

耳朵痒心也痒的明诚觉得明学长这是赤裸裸的性骚扰。

 

13、

完成今日最后一笔交易,与心上人共处一室的明诚没能享受几分钟开心的喜悦,突然想起了一件麻烦事,“惨了!我们这学期新换了辅导员,特别喜欢查宿舍晚归。”

许久不曾来便利店,规规矩矩按时就寝,倒让他忘了这条给学生找麻烦的新规定。特别是该梁姓辅导员近日甚是不喜明诚,风险指数极大。

明楼倒觉得好解决,“住我宿舍吧!”

明诚面红耳赤,一瞬间气血上涌,浑身燥热。别看明学长说这话的语气正人君子,他可是清楚的很,明学长黑色风衣口袋里那两盒鼓起来的是何物!

“太麻烦您了。”

“没事,单间。”

听上去特别方便办事。

原本打趴下的七个小人纷纷跳起,再一次在明诚心中争论不休。

紫小人这回仍是特立独行,坚持明学长图谋不轨会被吃掉的不能跟他走!

被其余六个小人合力打死。


tbc


脑洞没刹住_(:з」∠)_

后面没车啦,明学长都已经说过不能操之过急233333

评论(63)

热度(8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