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江一道

此博废弃,山高水远,江湖再见,祝好。

【楼诚】结发受长生 3

一个彻底跑偏了的仙侠au,前文请戳:本博目录=w=


3、

楼仙人特意前往云雾山竹溪谷收了只小貔貅,给阿诚赔罪。

等诚仙人骑着真貔貅在众位仙子仙翁仙童面前溜上一圈,各位道友自然能看出两种生物间不可逾越的鸿沟,谣言自破。

坐骑阿蛇一路向着金碧辉煌的仙府飞去,而后乖乖蹲在门口盘成一圈,等着主人回家开门。

洞府门口的阵法复杂,北斗七星套着八门金锁,外卖还罩着个太阴奇门阵,玄之又玄。

以明楼的功力当然可解,但是自觉上交财产的楼仙人储物袋中羞涩,破坏后没钱修理。

时间一分一秒慢慢过去,明楼觉得不耐,掏出一物把玩。

阿蛇身为眼镜蛇,火眼金睛,歪着头出言相告,“主人,你手上拿着的是这家仙府钥匙。”

“没错,”楼仙人丝毫不以为耻,对着爱宠自豪道:“我不敢开。”

“哦。”阿蛇耷拉下脑袋,一人一蛇继续静候。

过了许久,陪大姐散步顺便给小明挑选相亲对象的阿诚总算姗姗来迟,远远就瞧见自家门口热闹得很。

有钥匙却不进门,可怜兮兮等在门口,摆明了是卖惨。

偏偏阿诚就是吃这一套,气也消了几分,却还维持着装了几十年的冷漠人设,“楼仙人来此作甚。”

“我为你捉了只灵兽。”

“哦?”阿诚边开门边掏出一个九品炼丹炉,充当厨具,“你想红烧还是葱爆?”

“不是用来吃的,”总来蹭饭的楼仙人轻咳一声,“是个貔貅坐骑。”

诚仙人此刻听得貔貅二字,脑海中便不由自主地浮现出四肢交缠的各种修炼姿势,伸手就要把可怜的小动物打出去。

却见一只毛茸茸的黑白动物怯生生地从明楼身后爬出,困惑地不停张望,像似不明白自己为何被带到此地。

阿诚硬生生停手,仔细看了半天确认自己没有认错,怒喝道:“你从哪个动物园偷的?”

什么貔貅!这分明是个还没长大的大熊猫!

明楼振振有词,“非也,这只貔貅在川蜀竹海修行百年,资质愚钝尚未开化,你再喂上几百年,定能带你乘奔御风,看尽仙界大好风光。”

阿诚对大穷猫毫无兴趣,能吃能喝能睡的物种家里有个明楼就够了,“你抓错了。”

楼仙人是个博学多闻的学霸,“非也,古书中有记载:貔貅产峨嵋,自木皮殿以上,林木间有之。形类犬,黄质白章,庞赘迟钝。见人不惊,群犬常侮之。”

同名同姓能吞吐天地的貔貅是龙王孙子,世间仅此一只,难以追踪,只得先抓个会卖萌的充数。


诚仙人面对一番胡搅蛮缠,最终开门。放人,放蛇,放熊猫进家门,并且任劳任怨的准备好三份口粮。

阿蛇第一,貔貅第二,明楼垫底。

说来也怪,世人都说修仙要餐风饮露,不食五谷,他们家无论什么生物都对食物热衷的紧。

刚拿到仙界通行证的明台也未能免俗,第一步就是跑去大姐家混饭吃。

渡劫成功的台仙人心中,仙界众位道友当不着人间一点尘,结果他一路上遇到的各位,衣染烟霞,步踏流云,到处吃喝玩乐,一个赛一个的贪图享受。

“你当修仙是为了什么?”毕竟年长几百岁,明镜耐心为弟弟解惑。

“求得大道?”明台说了个自己也不信的答案。

“错!那都是书上的托词,几千年求道多无聊?咱们修仙,是为了更好的吃喝玩乐!”

犹如中了石化咒的明台身心都受到了巨大冲击,想不到求仙之路与他的终身追求如此契合!早知如此,他定当潜心修炼,早登高水平娱乐场所。

“你歇息片刻,待会儿大姐带你去阿诚那看看有什么好玩的。”明镜似是要将这个目标介绍到底,“明楼仙府你就别去了,他穷。”

明台不解,“大哥穷?”

他怕是听错了吧?修道之人谁不知道有位靠卖灵丹灵符发家致富的奸商楼仙人?后来此仙凭借武力值,厚颜无耻的占领了数座灵脉,一跃成为仙界知名土豪。

“欠债太多。”

“谁能让他欠钱?”

死得最早来接应弟弟们的镜仙人似笑非笑,“纸钱。”


时隔百年再次造访阿诚仙府,明台受到了十足的惊吓。

在他的记忆中,还没上天的阿诚洞府由整块的万年玄冰筑成,庭院中有碧波池塘,天山雪莲常开不败,诚仙人最喜穿一身洁白冰绡,泼墨长发随意披散在衣服上,闭目修行。

如今小黄鱼取代了玄冰,天山雪莲换成了招财猫,一刻不停挥动爪子的傻猫身边还蹲了个傻熊猫,跟着举爪。诚仙人一身西装革履,鲜衣怒马,闭目算账,完美融入在这一片金灿灿的暴发户气息中。

台仙人痛心疾首,多么飘然出尘的人物!就这么被人界腐蚀了!

叹息片刻,台仙人骤然记起罪魁祸首是他自己。

迅速调整心态的明台笑嘻嘻地偷偷溜进厨房,打劫。

诚仙人闭一只眼再闭一只眼的由他去了,反正账都记在楼仙人身上。


仙界又一次关爱落后仙人明台暨恭贺明台成功飞升的帮扶教育庆祝活动在明台家中隆重举办。

参与会议的依旧是上次那批死的早的道友们,出钱出力出食物的依然是修行最低的台仙人。

自从阿诚宣布厨房有什么就做什么之后,楼仙人自发自觉地将厨房塞得满满当当,天上珍禽海中异兽,应有尽有。明台一个储物戒打包的倒也齐全,至少身侧各位烤肉斟酒不亦乐乎。

趁着气氛甚好,主人明台发话,“你们既然死得早……”

话一出口就遭各位怒目而视,明台心里委屈,明明都是你们的原话!不得已改口,“各位同志既然牺牲的早,想必知道青瓷同志和眼镜蛇同志在人界牺牲后发生了什么?”

郭仙人不关心小道消息,“我只知道他俩下凡前就暧昧,死回来以后还是暧昧。”

于仙人消息有点灵通,“听说你阿诚哥没牺牲,寿终正寝。”

梁仙人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你大哥倒是没几年就回了仙界,只是碍于仙规,不能下凡。”

吃得最多的王仙人幽幽开口,“谁说他没去过?60年的时候,他就附在阿蛇身上悄悄下界。”

众位同死的仙人们不解,“你怎么知道?”

王仙人洋洋自得,“我用水镜偷窥啊!”

顾不得保护家人隐私的明台贴心递过一块刚烤好的灵兽肉,“然后呢?”

在人界练就了老戏骨的王仙人完整还原了当时场景,“你阿诚哥大喝一声‘有肉!’直接将那条变小后呆头呆脑的眼镜蛇捉住。”

“举着菜刀对看半晌,没舍得吃,放了。”


tbc

想了好几天都没想起来这篇文后面我要写啥!!!没有大纲的习惯真是太糟糕了TAT

我都不知道我写的这是什么鬼……下章完结掉……

评论(25)

热度(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