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江一道

此博废弃,山高水远,江湖再见,祝好。

【楼诚】结发受长生 1

仙侠AU,原剧是他们下凡历劫的一世,所以会保留剧中的关系,主写现代。这篇欢脱的有点深井冰,我拉不住我脱缰的脑洞……

发现重名了,改个名字~


1、

阿诚在去人界探望明台渡劫考试的路上遇到了同去的明楼。

楼仙人龙章凤姿,一身玄衣,威风的站在一条呆呆吐着信子的眼镜蛇头上,整个画面都透露着滑稽二字。

来不及施展隐身术的阿诚无奈,只得眼睁睁看着明楼与蛇向自己飞来。

即将靠近时,明楼潇洒地从爱骑身上跃下,稳稳落在阿诚站立的云朵之上。那条巨大的眼镜蛇也迅速缩成一条小蛇,扭扭捏捏的要往阿诚腰间挂着的法器青瓷瓶里蹦。

诚仙人不顾形象,当即干脆的一个后空翻大步退后,躲开了楼仙人的热情拥抱以及热情的楼仙人家小宠物。

扑了个空的小蛇怔住,委屈的爬回了楼仙人身边,明楼倒是意料之中,气定神闲,“阿诚,好久不见,甚是想念。”

明明上午还在大姐那见过,“楼仙人请自重。”

“我自重170,阿诚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再不走就赶不上明台今年的渡劫了。”


人间百年里的变化翻天覆地,日异月殊,修仙界当然不能例外。

如今修道之人众多,负责九重雷劫的四海龙君们多次在一起开会讨论,求改革谋发展,最终拟定出了一年一渡的渡劫指南。

渡劫期道友们每年均有一次机会经过九天玄雷考验,修成正果,就算渡劫失败又被劈成焦炭也没关系,洗一洗明年再来。

毕竟现在不像几千年前那么严苛,讲究仙权和仙道关怀,况且得道成仙的人越来越多,裙带关系剪不断理还乱,四海龙君们也不好混。

明台就是赶上了好政策的幸运道友,渡了二十多次,至今仍卡在渡劫期的瓶颈。

小家伙倒是挺会享受,没有仙府就到处游山玩水,如今长期包了个五星级宾馆的套房,住在著名景点明家祖宅旁边。

刷哥哥们的卡,就是这么不心疼。


身在仙界还要操心兄弟们的阿诚落地时顺便给明楼也换了身西装,虚空幻术,想穿谁家的高定限量都随意,省钱。

诚仙人这幻术买一送一,除了装饰不同,两人的服饰款式相仿,鼻梁上架着副金丝眼镜的楼仙人文质彬彬,倒有几分数百年前两人初识时的样子。

乘电梯到了十八层,明楼指尖金光一闪,悄无声息推开明台锁了三道的房门。

明台心忧世界,无心学习,正在刷网。冷不得就看到了自己的消息,大大的标题配上偷拍照,这个经常出入XX宾馆的帅哥是谁呀!长得太好看了仿若谪仙!好想给他生猴子!

你才谪仙!我都被谪了二十多次了!

小少爷正郁闷着,突然听到有人进门,慌乱中根本来不及施个障眼法。

一进入明台的洞府,阿诚就忍不住连连皱眉,“你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法宝符文滚落一地,衣服丢的到处都是,茶几上摊满了各类杂志,从五颜六色的封面就能知道并非正途。

阿诚随手拿起一本杂志,“《装男人》?你应该多看看《装仙人》!”

“我给你买的《千年修道百年挨劈》做完了吗?九天玄雷模拟器扛过几重了?和你同批修仙的于曼丽,如今仙府都郁郁葱葱开满花了,你还在这里不思进取就知道吃好住好!”

“我倒是想回家住啊!”明台指指窗外霞飞路的民国保护建筑,“咱们家的大宅,4A级风景区,门票一天60还不能办年卡!”

“仅仅是花钱倒也罢了,可只从上午九点开放到下午六点,让我怎么住?”

喋喋不休的明家小少爷突发奇想,“我要是去帮他们做考古科研能不能免票?比如在二楼楼梯拐角插个牌子:明家大少爷与二少爷调情处,一楼卧室床上插个牌子:明家二少爷向大少爷汇报工作处……”

“明台,”明楼慢条细理地从小少爷的果盘里选了个最红最大的苹果抛给阿诚,“你自己闭嘴还是我帮你?”

害怕禁言术的道友小明顿时鸦雀无声,抱着个柚子泄愤。

明楼来来回回仔细打量了一番多日未见的小弟,正色道:“最近有没有遇到什么怪事?”

“没有啊!”

道行低,即使有明台也看不出来。

倒是边啃苹果边顺手做家务的阿诚瞧出了端倪,“青色火焰?”

“出门时偶尔见过火光,”明台绞尽脑汁终于记起,“这也算怪事?大不了我去下单几个灭火器。”

这也算是为了酒店消防贡献点力量,明楼没拦着眼力堪忧的弟弟,“对我们修仙之人而言,若遇到奇事怪事,最重要的就是——”

明台竖起耳朵,洗耳恭听。

“跑!”


接受两位修仙界前辈逃命教育的未来台仙人感觉自己多年修炼树立的三观都要崩塌了,这还怎么迎接马上到来的渡劫考试了?

长篇大论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阿诚起身开门,料想是负责雷劫的龙君。岂料门打开之后,居然是位人间历劫时的老熟人,“梁处长?”

梁仲春抱着猫在门外一愣,随即堆满笑容,“我就说天下不会有同名同姓的道友了!这个延毕二十多年的果然是你们家明台。”

上辈子吃亏吃多了的梁仲春习惯性拍明家马屁,“能够连续二十多年渡劫不成功,绝非一般的凡夫俗子能够做到!小少爷当真是大神通。”

屋内的考生与考生家长三人一阵沉默。

“梁仙人负责渡劫考试?”忽悠多了梁仲春的阿诚接过话茬,“怎么今年不是龙君?”

“需要打雷的人太多,久考不过的今年便改了规则,”梁仲春骄傲道:“我现在是九天玄雷考务管理办公室补考处处长。”

“这人间死过一遭之后啊,我才明白,修仙算得了什么?”依然是处长的梁仲春传授人生感悟,“做官才有意思!做个有趣的官比脚踩两只船有个糟心的小舅子好玩多了……”

心灵鸡汤说了挺多,梁仲春怀里的猫可待不住了,抖着尖耳朵跳了下来。

梁喵喵是个灵宠,天上人间陪伴梁处长多年,乖巧的对着三位熟悉的叔叔笑一笑,翻个身,露出了毛肚皮。

“哟,忘了介绍了,我儿子也来了,可惜他再过千年才能渡劫,”梁仲春爱惜的摸摸猫头,终于想起了正事,一看就不是个能做个好官的材料。“先给明台考试吧!”

“你会引雷?”阿诚担心梁仲春的法术不稳,把明台劈死。

“放心,现在我们中西方仙界相互交流,什么法器都不缺。”

梁处长说着,施了个隔绝咒,从储物袋中摸出个锤子,泛着蓝色雷电光芒,对着明台高高举起。

“开始。”


tbc


我对日本修道完全不了解,所以这文的反派战斗参考——阴阳师手游……就是这么随意23333333

不过反派不一定会出场啦,毕竟这文没重点,就是玩梗,估计很短。

啊这文最大的重点是一定要给阿诚哥用小黄鱼建个仙府!搞个貔貅当坐骑!满足阿诚哥的毕生愿望(喂)

至于楼仙人……反正诚仙人早晚都是你的啦不着急wwwww阿诚的态度后面会讲原因~

评论(47)

热度(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