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江一道

此博废弃,山高水远,江湖再见,祝好。

【楼诚】听说你们要结婚

现代au,迷你甜饼。正经文卡了,我来无逻辑的深井冰一下……

1、

明秘书是从新闻推送里得知了自己被求婚的消息。

高糊的偷拍照加上个柔光滤镜,居然从中荡漾出一种温馨甜蜜扑闪扑闪的粉红效果,画面中明总单漆跪地,深情款款地拉着明秘书,两人交握的双手中还隐约闪烁着金属光泽,明秘书含羞带臊,又惊又喜,让人浮想联翩。

整篇报道就是八卦小报的浮想联翩胡编乱造。


2、

身为公关部负责人,朱徽茵拖着行李箱直奔公司,做好常驻加班准备。

第一步,了解事件真相,“明秘书,你们当时在?”

“大姐罚跪,大哥想站起来给我签字,”明秘书十分后悔当时的幸灾乐祸,“我把他摁了下去。”


3、

“大哥意见如何?”

作为另一当事人,明秘书总要象征性的征询一下明总想法。

“随意,”明总行大事者不拘小节,“你可以实话实说。”

“说实话?”这种消极的工作态度让爱岗敬业的明秘书很不满,“直接告诉大家你在家里没什么地位,隔三差五就要被大姐罚跪抽鞭子,每次要钱都小心翼翼经常不被批准,钱包里只有一点私房钱还总是被明台骗走?”

旁边站着的朱徽茵不敢吭声,只觉得明秘书形容的这位可怜人听起来特别耳熟。

哦,陆依萍。

“你让我怎么实话实说?”明秘书气不打一处来,“说你出门光鲜亮丽回家跪地求饶?说家里箱子你拎衣服你熨?说你没时间健身是因为总在罚跪?”

“我不在乎形象。”

明总默默地想,你还可以说自己在外面乖巧可人,在家里就喜欢对着我耀武扬威喵喵乱挠。

“不行,”明秘书霸气地断然否决,又在明总受伤的心口狠狠挠上一爪,“不能有损大姐形象。”


4、

“明秘书,”朱徽茵见缝插针的汇报最新进展,“目前已经有九所酒店八家珠宝七款男装四个花店十几个婚礼策划公司等多家企业狂热要求赞助。”

“就这些?”明秘书以为自己听错了,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当然还有,”朱徽茵赶快补充,“多位婚纱设计师表示若您有特殊癖好,可以量身打造。”

能力极强的朱小姐记忆力挺好,“您要公主还是鱼尾?抹胸还是吊带?直身还是高腰?要不要露背?要不要大拖尾?要不要泡泡袖……”

“朱小姐,”明秘书打断这场口头婚纱秀,“这就是你一小时的工作成果?”

“没办法,截止到目前为止,”朱徽茵表面微笑,内心呵呵,“您和明总都没有告诉我需要澄清。”


5、

澄清在大部分时候等同于越描越黑。,

真相如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让大众相信这就是真相。

然而遗憾的是,大众现在越来越多的只相信自己以为的事实。

“现在网上评论怎么样?”震惊和吵架之后,明秘书神清气爽的打算办正事。

“欢欣鼓舞,喜大普奔。”

“?”一贯走在时代前沿的明秘书跟不上形势发展。

“自从几年前你趴在明总肩头,手抚摸他胸口拽着他衬衫的照片被人无意中拍下后,你们的cp就红了。”

深谙原因的朱小姐很明显也是当年的吃瓜群众一员。

明秘书不信,“任何情况下我们都不可能做这种暧昧动作。”

“明总衬衫扣子崩了。”

朱徽茵带着些同情的看向神色复杂的人形纽扣,“我发给你几个网址。”

《那些年明总看明秘书的眼神》、《那些年明总和明秘书穿过的情侣装》、《那些年明总与明秘书共同打过的小明》……

有图有文有视频,声情并茂,简直让人声泪俱下。

看完后受到巨大冲击的明秘书半晌才晃过神来,喃喃道:“我觉得他喜欢我。”

“是吗?”朱徽茵资源充足,“那我再发给你一个文件。”

然后明秘书收到了一个巨大的压缩包——《那些年明秘书看明总的眼神(2007-2017十年合集珍藏版)》


6、

向来雷厉风行运筹帷幄的明秘书一直处于恍惚状态,云里雾里,看得真切却不敢向前迈任意一步。

大哥说要实话实说。

可他总不能冲到明总面前,大声嚷着他们说你喜欢我,我觉得你喜欢我,我觉得我喜欢你。

无论哪一个都难以启齿。

他果然不喜欢实话实说。


7、

不怎么想见明总的明秘书埋头赚钱,将控制舆论的任务交给看了半天好戏的朱徽茵。

谁料明总越俎代庖,居然做起了公关的任务。

“知道怎样才能最简单便宜的解决问题吗?”明总的声音在电话里听起来竟带了些陌生,“到我办公室来。”

明秘书心情忐忑又雀跃地敲响了隔壁房间的大门。

太阳的余晖渲染了整个房间,不用滤镜也充满了粉红泡泡,明总在一片绚丽的晚霞中单漆跪地,一对男式对戒在他掌心里发出耀眼又沉稳的光泽。

“哥哥教你,把问题变成现实。”

end


评论(80)

热度(1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