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江一道

此博废弃,山高水远,江湖再见,祝好。

【楼诚】投喂

现代au,纯糖。

首先感谢大家对大瓶同志的喜爱233333然后我似乎应该出一个系列叫各行各业遇到你……


1、

明诚同学品学兼优才貌双全,唯一的缺点就是穷。

好在高二的课业对他而言不算繁重,尽管白天时光都被课堂占据,夜里明诚还是可以走遍大街小巷,凭借年轻有力的肉体很正经的挣钱。

——送宵夜。

于是他遇到了一位奇葩的客人。


2、

外卖单的备注栏里如论文一般洋洋洒洒,写了长长一串要求:

快递小哥请别走正门不要敲门不要呼喊,尤其不要大声叫外卖来了,全程保持静悄悄。

顺着大门左侧直走到底,右拐到第五根石柱处,栏杆上方有一个圆洞,从此处翻进直走到房屋旁,沿着原本方向贴着墙根弯腰行至最后一扇窗户,敲三下快,五下慢即可。

若送餐过程中被一位年轻女性发现,切勿泄露顾客隐私,多谢!


3、

明诚在霞飞路XX号的别墅外发了会儿呆,觉得眼前这座大宅格外阴森可怕,放在国外就是蓝胡子的城堡,放在国内至少也是狐狸精的老窝。

犹豫过后,明诚抓住高高的栏杆,钻!

豺狼虎穴他也要把外卖递到客人手中,这是一个送餐员必须遵守的责任与信诺。

因为餐不送到领不到钱。


4、

客人与明诚想象中截然相反,丰神俊逸,面色红润,一点儿都不像被囚禁。

“明先生,这是您点的三斤麻辣小龙虾和两斤香辣蟹。”明诚像做贼一样小声说着,将两大盒食物递进窗户,迟疑一下还是问道:“您需要帮助吗?”

“不用。”明楼哑然失笑,没想到第一次背着大姐偷偷点外卖,就遇到了一位如此认真负责的外卖小哥,“家庭原因。”

不过面前这位一脸少年青葱,不是外卖小哥,是个外卖弟弟。

“那你呢?”别人的关心让明楼不免多问了一句,“大半夜的出来送餐?”

明诚答得干脆,“勤工俭学。”

人在心爱的食物面前总是容易心软,明楼闻言,把已经准备好答谢的红包又放了下去,拿起旁边准备给明台的那个,递了过去,“谢谢你辛苦送来。”

明诚本不想接,奈何确实囊中羞涩。红着脸说了句违心的话,“你这么瘦,多吃点。”

明楼隔着半开的窗户冲他笑道:“一定。”

明诚骑着自己的低碳环保自行车在寒风中开心的提前收工回家,梦里都是初遇时明先生拉开窗帘露出的那张脸,和告别时明先生目送他钻洞的那张脸。


5、

明诚没想到脸很好看的明先生是位如此重诺之人。

第二天他又接到了同样的订单同样的备注,唯一的区别是接头暗号变成了快四下慢三下。

让明诚同学忍不住腹诽,这位明先生上辈子是做间谍的吧这么小心谨慎!

后来隔三差五与明先生接头的自己也像个地下党。


6、

在小心翼翼如同偷情似的相处中,两人逐渐熟悉起来。

明诚主要熟悉了明先生爱吃的菜品和喜欢的餐厅,明楼慢慢了解没爹没妈的学霸明同学可歌可泣的奋斗史。

人比人气死人,弟比弟气死哥。

尤其是在自己家那个不争气的弟弟映衬下,愈发显得明诚难能可贵闪闪发光。

有时遇到可口的菜肴,明楼也会为这位外卖弟弟叫上一份。

除了不许弟弟多吃的明镜女士很困惑外,大家都很满意。


7、

事情暴露在几个月后,那天明诚如以往一般做完作业后开始外卖服务,最后一单依照惯例属于明先生。

下单,接单,钻洞,翻窗,明诚一气呵成与明先生共进宵夜,一个长身体,一个长肉,宾主尽欢。

然后在他打开窗户,准备原路返回时,与屋外一位穿着印有大兔子头睡衣的女性面面相觑。

吓得明诚直接往回一跌撞进了明先生怀里。

“抓贼!”

明镜大喝一声,挥舞着手里的羽毛球拍给自己壮胆,一拍挥过去,不出所料打偏了。

“大姐误会了!”

咦,剧本和明诚想的不一样。

“这是我……”明楼拿定主意,一把搂住了趴在窗框上的可怜少年,“男朋友!”

阿诚呆若木鸡,这个剧本他想都不敢想。


8、

明镜趾高气昂的绕了个圈,打开门步入房中,气场十足,就连胸前的卡通风兔头都显得威风八面。

“你姓汪吗?”

心理素质极佳的明诚在呆滞中摇摇头,“不姓。”

“你妈妈姓汪吗?”

明诚没妈,“不姓。”

明镜忽然卸下了一身威严,笑眯眯地拍了拍弟弟男友的肩膀,“好孩子!”


9、

十七岁少年明诚今天经历了许多人生中的第一次。

第一次从正门进入明家,第一次见到明家的客厅,第一次知道明先生的全名,第一次有了个男朋友。

明先生刚才悄悄告诉他,这段演戏另外付钱。

哦,他现在已经不能叫明先生为明先生了,要说我家先生。


10、

换了身正装的明镜热情邀请明诚落座,大晚上的又是茶又是咖啡让刚吃饱的明诚更加忐忑。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明楼抢答,“网恋。”

撑死你app,仅需四元外卖费,网络姻缘一线牵。

“我问阿诚呢!”明镜嗔怪道,并且很自然的起了个昵称,“网上这么大,遇见总有个缘由吧?”

见识了姐弟谈话,明诚已经充分掌握了忽悠的要领,“系统随机。”

随机分配的外卖订单。

挤出一个乖巧的笑容,明诚想赶紧换个话题,“大姐您是怎么发现我的?”

“你天天来,”明镜指指屋外,“把那块草坪踩秃了。”


11、

总算可以正大光明进出明家的明诚再也不能正大光明的拎着他家先生喜爱的各种宵夜了。

“又是蛋糕?”明楼对着袋子里的栗子塔和蒙布朗很失望。

外卖员明诚已经十分尽力,“你见过谁去男朋友家带着麻辣香锅烧烤火锅的?”

说罢拿起勺子好奇的尝了一口,“不好吃吗?”

这可是他们班的众多少女吐血推荐,争着要请他去吃得甜品店。

极有男子汉气概对甜腻滋味不感冒的明楼立刻把剩余的吃掉,“好吃极了。”

大概他已经不是一个钢铁直男了。


12、

“明镜姐姐对你未来另一半的要求真低。”

除了初次见面,传说中的商界女强人明董事长对明诚关怀备至,简直让他受宠若惊。

明楼笑道:“只有你觉得我有那么多优点。”

明诚极不赞同拼命摇头,“我要演到什么时候?”

“随你,”明楼倒是大方,“你随时可以宣布把我甩了。”

“我若是走了,岂不是没人给你送夜宵了?”明诚想了想,觉得浑身都是亮点的明先生可怜极了。

“我继续演吧!反正我现在也没有男朋友。”

“不对,”意识到有问题的明诚吐了吐舌头,“女朋友。”

大概他也已经不是一个钢铁直男了。


13、

明台小朋友睡得早,明诚是在正常拜访明家数次后才与他相遇。

没有见面礼可以送给这位调皮捣蛋给自己添乱的小弟弟,明诚愧疚不已,思来想去道:“我告诉你个秘密。”

喜欢到处打听消息的明台立刻来了兴趣,放下恶作剧,听八卦。

“我和你哥哥第一次见面时,他把你的红包给了我。”

明台揉揉眼睛,想哭。

“我再告诉你个秘密,那个红包里是250。”

明诚揉着嚎啕大哭的小脑袋,我会替你在心里谴责你哥的。


14、

可是没谴责多久,明诚就知道了明先生准备跑路的消息。

准确的说是明楼即将出国深造,打了个五星好评感谢XXX号外卖员长期的辛勤付出。

我名义上的男朋友要走了,我是通过外卖评论知道的。

明诚悲从中来,冲到明家找客人算账。

想不到客人提前准备好了账单。

“我知道你攒钱是想去法国留学。”明楼取出一叠文件,将相关手续放在明诚面前,“同去如何?”

猜不到开头,猜不到结尾,但似乎有点猜到明先生心思的明诚涨红了脸,“我不能接受。”

“不是免费,”明楼递过一份合同,“将来要来明家帮忙。”

明诚盯着那些仿佛要把两人绑在一起许多年的文字,半晌终于开口,“好。”

他不长的人生中充满了坎坷与荆棘,无论多大的风雨都能站稳了不晃,可没办法在喜欢面前站直了不弯。


15、

多年后的明氏集团,秘书处空降一人,专职负责刚回国几个月的明总。

明总回来的时间不长,却是出了名的难伺候,耐性低脾气差要求高还挑食,搞的秘书处胆战心惊,时刻担心被骂。

可喜的是这一切都在明诚来到后全部改变,明总给什么吃什么,乖巧可爱好喂养,就连脾气都温和不少。

互相不合的李秘书高秘书陈秘书组团前来取经,“明秘书这么了解人心,原来在哪里高就啊?”

明秘书熟练地将餐食分成两份,“我原来是送外卖的。”

end

评论(96)

热度(1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