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江一道

此博废弃,山高水远,江湖再见,祝好。

来个段子,终于有时间把国家宝藏给补了,现在满脑子都只有六个字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1、

“眼镜蛇同志,这是你的新下级代号。”

“我知道,青瓷。”

“不,组内其他同志牺牲后他改名了,”联络员同志满脸严肃,“各种釉彩大瓶。”


2、

明镜在电话中每日例行催婚,本想走个过场,一贯岔开话题的弟弟居然破天荒回应。

意志消沉的明楼一声长叹,“我不符合他的审美。”


3、

明长官是见过弟弟与人接头的。

“你好,”明秘书笑容灿烂,看起来爱极了这个代号,“我是各种釉彩大瓶。”

对方不愧是见多识广业务精湛的老地下党,毫不迟疑紧紧握住明秘书的手,“大瓶同志你好!”

围观群众明长官感慨果然只有自家弟弟的审美有问题。


4、

除了旧书店,明长官与明秘书偶尔也会逛逛文玩。

还没死心的明楼决定再做一次尝试,“阿诚更喜欢哪个?”

左边是个闪瞎眼的黄釉粉彩八卦如意转心瓶,右边是个淡如水的青花淡描竹纹梅瓶。

明秘书看了看价格,果断道:“左边那个。”


5、

明秘书明显的感到哥哥最近偷看自己的眼神不对劲。

以前两个人也时常互相偷瞄,传个情达个意,但都与现在不同。

明长官眼镜片后面的绝望犹如隔了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


6、

审美这种不是原则性的问题该扔就扔。

明长官痛定思痛决定迈过鸿沟努力向弟弟的喜好靠拢。

“我打算换个床单,”明长官痛下决心,破釜沉舟的表达爱意。

刚换上一套米黄色床上用品的明秘书困惑不解,挺素雅温馨的呀!

“床单上方用霁蓝粉彩粉青三色,画上开光彩绘吉祥图;中间用红地描金和缠枝花纹,旁边配上三阳开泰和丹凤朝阳两幅画;下面主色选取松石绿最妙,蝙蝠如意蟠螭灵芝一个都不能少,这样才好看。”

明秘书差点撕了手里的睡衣,“大哥你疯了?”


7、

“你不用迁就我,想穿什么颜色就穿。”

“穿什么颜色我都能接受。”

“穿什么颜色都……好看。”

明长官面色温柔,满脸都写着我懂。

准备大采购的明秘书满脸都是我不懂。


8、

无计可施的眼镜蛇同志最终与下属进行了一番语重心长的对话。

“各种釉彩大瓶同志,你为什么叫各种釉彩大瓶?”

“贵。”

评论(128)

热度(10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