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江一道

此博废弃,山高水远,江湖再见,祝好。

【楼诚】总是姻缘 中

现代au,前文链接请戳:本博目录=w=

这章终于写了我一直不敢写的中二少年复仇人设2333333


13、

学霸明诚人生第一次翘掉晚自习,跟着旧时邻居明楼去了一家沪上老牌饭店。

他小时候常来,这些年菜单倒也没多大变化,毫不客气的将爱吃的统统点上一遍,神清气爽。

给明楼省什么都行,就是别省钱。

心情大好的熊少年叼着吸管,觉得该礼尚往来,透露点情报,“你和汪曼春第一次约会,来这里吃了草头圈子红烧肉;第二次约会,吃了草头圈子腌笃鲜,第三次约会;吃了草头圈子八宝鸭;第四次约会,草头圈子……”

“停!”明楼英俊的外表下是颗窘迫的心,“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汪曼春说得呀!我们整个学校都流传着你俩的传说。”明诚吸了一大口果汁,“不过她倒是没敢透露你是谁,估计是怕那个荷花叔父不许。”

“你还知道什么?”明楼优雅举杯,喝口茶压压惊。

“知道你儒雅斯文,从不动手动脚,”青春期的小朋友对这类问题最是好奇,“哎,你为什么不亲她?”

明家大少真是痛恨自己从小到大被培养的餐桌礼仪让他没能一口茶喷死对面熊孩子。


14、

明诚和汪曼春当然没那么热络,双方关系止步于班级中的点头之交,但架不住汪小姐有两位抱大腿的闺蜜,眼光不像汪小姐如此超前,双双暗恋校草明诚。

为了博得心上人的关注,两位闺蜜各种汪家消息透露不少,明诚原本不感兴趣,直到他发现传闻中那位汪家的乘龙快婿竟然是自己的熟人。

小时候也没觉得明楼眼瞎啊?怎么长大之后变化如此之大。

位置在教室最后排的明诚随意坐在椅子上,无视周围少女的爱慕眼神,专注观察汪曼春的背影。

穿着打扮一身珠光宝气,倒也不是中二少年当初最喜欢的非主流杀马特风格,明楼到底看上她什么了?

况且在明诚的印象中,邻家哥哥爱憎分明,绝不会与仇敌家的人有所牵连。

这题好难。


15、

翘晚自习这种事情,有一就有二,明诚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在明楼来学校送人后溜出来吃大户。

每家餐厅各有特色,但老规矩不变,他点菜。

最近忙着硕士论文答辩的明楼挺烦,对着这位小时候的小恶魔倒还算客气,只有一个要求,“别点草头圈子。”

“溜肥肠。”

“……严肃一点。”

客随主便的少年还真就此严肃的看起菜单来,边看边闲聊,“你打算就一直这么曲线救国下去了?”

明楼一怔,装傻,“救什么国?”

“牺牲肉体,打入敌人内部。”明诚对他这种哄孩子的敷衍态度很不满意,“我小时候还打算嫁给你,从内部瓦解你们家呢!”

差点娶回家一位间谍的明楼忍笑,“那你还需努力。”

“努力个草头圈子呀!”熊少年极其不满,“我自己就难受死了!”

他觉得哥哥如此委曲求全倒贴汪家,一定也很难受。


16、

汪家与明家相同,上海滩著名世家,根基深厚,难以动摇。

自父母亡后,明楼一边协同姐姐支撑家族企业,一边昼思夜想的便是如何能为父母报仇雪恨。

汪芙蕖心思甚重,陷害明家夫妇之事处理的极其隐蔽,一丝一毫线索未留,想要扳倒他,唯有扳倒汪家。

明楼与大姐年幼,自顾不暇,不知还要多少年韬光养晦,才能将这个大恶人绳之以法。每念及此,明楼倍感痛心。

偏偏这时候在叔父家一见倾心的汪曼春主动告白,明楼不顾大姐反对,为了血海深仇,以身涉险。

打入汪家内部,窃取汪家机密,瓦解汪家基业。

好一出中二少年复仇记。


17、

邻家哥哥最近来的不勤,学校里汪曼春不秀恩爱脾气很坏,没人陪着改善伙食的明诚略感无聊。

自从母亲前年病逝后,他一直计划着开销,不过最近生活费倒是宽裕了不少,明大少也不知是哪根筋不对,在他们学校设立了一笔金额颇大的助学金,要求苛刻,明诚却条条符合。

很满意自己长相的明诚觉得难道自己脸上写满了“我 明诚 打钱”?

不过不要白不要,明诚很乐意帮有钱没地方花的富豪们解决这一烦恼,他还打算用这几年存一笔钱,作为将来出国留学的启动资金。

高二结束那天,领了成绩早早放学,明诚边思索着去哪里打个赚钱多的暑假工,边看到校门边明楼常停车的地方换了辆挺低调的汽车,可人还是原来那个人,浅粉色衬衫照旧亮瞎眼球。

干练稳重又充满文艺气息,用明诚一个标准的直男审美来看,都得承认确实帅。

帅哥哥戴着副大墨镜,躲人。见他出来连忙将之拉进车内,速度之快犹如强抢民男。

“你饿成这样?”明诚不解。

“大姐想请你去家里坐坐,”明楼怕少年睹物伤情,“不愿意不用勉强。”

“行啊!”明诚爽快应邀。

怕什么呢,两家四口人,都是孤寡儿童。


18、

明家与记忆中的样子差别不大,小时候他经常搬梯子爬进来的那块围墙被修补填平,看不出旧时痕迹。最大的区别就是多了个久仰大名的小朋友,明家小少爷明台。

明台是个名副其实的熊孩子,浑身上下最不缺的就是作死精神。小学还没毕业,就敢上九天揽月,敢下五洋捉鳖。

明诚怀着捉弄的心陪他玩了一会儿,苦不堪言,找明楼这个大哥哥投诉,“你弟弟太熊了!”

明镜笑着反驳,维护小弟,“比你小时候可差远了,连你大哥都能骗到。”

冷不丁踩着明楼的肩膀成了熊孩子界前辈,不能辱没了名声,明诚不怀好意地去找明台小朋友做游戏,“想和哥哥打架吗?”

觉得自己犹如脱缰野马狂奔疯驴的明台不疑有他,欢喜作战。

然后他就被打服了。

这哪里是“想和哥哥打架吗!”明明就是“想被哥哥打吗!”

导致小明在以后很长很长的生活中家里最怕阿诚哥。


19、

走后门进入明氏集团打短期暑假工的明诚近日经常与给自家打工还没有工资的明楼约饭。

明大少那个被报仇蒙蔽了的脑子终于回归正道,放弃了不切实际的复仇计划。

“我和汪曼春分手了。”

“恭喜恭喜。”剥虾的明诚很没有诚意。

明楼大发善心的将整盘油爆虾都端到青年面前,“她不同意。”

“然后呢?”明诚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他的直觉一贯很准。

“我只好告诉她,父母早已为我定下了一门亲事。”

吃了明家的甜甜圈,就是明家的人,吃了明大少的虾,就要背明大少的锅。

少年悲愤交加,“我不干!”


20、

如今的青年才俊与少年英杰犹如当年的中二少年和熊孩子附体,展开了一场唇枪舌剑滔滔不绝的讨价还价。

“我可以满足你的所有要求。”

“汪曼春会杀了我的。”

“说正事,什么要求都可以提。”

“汪曼春会杀了我的。”

“是我对不住你,愿意用任何方式补偿。”

“汪曼春会杀了我的。”

“……”

“……”

“我保护你!”

“你觉得她会放过你吗!”

如此循环许久,熊少年终于累了,讲出了自己考量很久的要求。放着这么巨大的资源不用就是浪费!

“哥哥你是知道的,在这个世界上,我最喜欢的就是知识。”明诚笑容腼腆,刚才说废话的那人是谁啊不认识!

体力比他强多了的明楼慈爱一笑,摸摸他的头,“哥哥不知道。”

多年前戏言姻缘的两人最终敲定,一同出国留学。

明诚出人,明楼出钱。


21、

明家大少这场恋爱谈得全校皆知,分手分得全小区轰动。

汪家大小姐排场十足,选了个大雨绵绵的天气,带着大批人马跑到明家砸场子。

一时之间电闪雷鸣,给汪曼春伴奏。

明董事长第一个不同意这门亲事,战斗力十足的将人群呵斥在外。

汪大小姐不是凡人,校园一霸,欺凌过得人多了,哪里会惧怕这些,枪口直至明诚,怒骂连连,“明家出了多少聘礼,我还十倍给你!”

“还不回来了,”明诚神情淡淡,“聘礼被我吃掉了。”


22、

吵架方面还没怕过谁的明诚1v1成功PK掉了同班同学汪曼春,到小祠堂探望罚跪列祖列宗的明楼。

好看的人跪着也好看,尤其是眼前这人刚让自己背了个锅,欣赏起跪姿更加赏心悦目。

明诚蹲在一旁,瞧着高兴。

跪人多风雨的明楼有苦难言,却还要夸一夸立了功的小家伙,“干得漂亮。”

“那当然!”明诚毫不客气的享受赞誉,“我比你们厉害多了!”

明楼奇道:“哪里厉害?”

“大家都富裕过,但只有我穷过!”明诚说这话的时候神采飞扬,好似那些潦倒落魄的时光都算不得什么,是他命中的一部分,是了不得的财富,“可不是比你们厉害多了?”

明楼没有忍住,伸手揉向了比他略低一些的毛茸茸脑袋,“我家的小阿诚最厉害了。”

荼毒了一头柔软发丝。

骄傲的小家伙顶着杂乱头毛一下子蔫了,“前几天刚说过不许摸我头!”

明楼大言不惭,“我跪人多忘事。”


23、

留学手续办得很顺利,明诚要与同学远亲告别,很快便将这段小插曲抛诸脑后。

在他看来,帮对自己很好的哥哥一个小忙,没出钱没出力,就动了下嘴皮子,实在是算不得什么。

等到了新学校,他才恍然发现自己有多天真。

汪大小姐不怕事大,买上大批新闻通稿,宣传明大少有门娃娃亲,声势浩大的连海外都不能幸免。

明诚顶着周围女同学或羡慕或仇恨的眼神,跑到隔壁高校找读博的明楼抱怨。

“早知道当初还是应该告诉汪曼春是大姐不同意。”

来到巴黎一下子成了熊孩子监护人的明楼深感肩负重任,彻底脱离了中二叛逆期,语重心长道:“知道你这叫什么吗?”

被惊吓砸傻了的明诚摇摇头,“不知道。”

“孩子死了,你来奶了。”

明诚许久才明白,脸色猛然涨的通红,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滚!”

“小孩子不许说脏话!”

tbc


加个说明吧,孩子死了你来奶了类似于马后炮慢半拍事后诸葛亮的意思,我第一次是在山影某剧里听到男一对男二说得,应该是个俗语吧,当时笑死了2333333

评论(143)

热度(7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