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江一道

此博废弃,山高水远,江湖再见,祝好。

【楼诚】总是姻缘 上

狗血系列第三发,现代au,私设非常多,ooc预警,这篇大概是想写一个比较活泼的阿诚和一个不那么沉稳的大哥2333

 

1、

无论多么英明神武伟大光辉的人物,成长中都难免有一段或叛逆或脑残的不堪回首岁月。

足智多谋如明楼,青葱时期也少不了不愿承认的黑历史。

可惜在他最意气风发怼天怼地的中二时期,隔壁家搬来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熊孩子。

熊孩子生的粉嫩嫩胖乎乎,看起来乖巧可爱,让一贯未雨绸缪的中二少年都有点轻敌。

“哥哥,”熊孩子伸出小胖手,笑得羞涩,“Trick or Treat!”

万圣节来要糖的小朋友多了,倒没人像这个孩子如此贪吃,第一个到。明楼叼着一根从糖袋里贪污的棒棒糖,打开为节日准备的一大包糖果,准备抓一把打发走眼前这个奶娃娃。

自己年龄瞧上去是人家三倍,隔着至少两道代沟,没得聊。

“我出来的着急,”熊孩子露出为难神色,“哥哥能给我个口袋吗?”

等明楼大发善心的为他找了个漂亮的南瓜袋子回来,客厅里空空荡荡,熊孩子没了,一大包糖果也没了。

整条街道上都回荡着熊孩子杠铃般的得意笑声。

 

2、

中二少年第二次遇到熊孩子,是隔壁新搬来的夫妻携子上门拜访。

比熊孩子更可怕的是孩子又熊又聪明,小娃娃乖乖坐着,丝毫看不出是个奸诈狡猾的小骗子。

可惜明楼比他还会装,态度谦和的在一旁陪客,接受叔叔阿姨滔滔不绝的对比赞美。

没人关注的熊孩子观察了一会儿,好像忘了自己敲诈糖果的往事,笑嘻嘻的跟被他坑了的中二少年搭讪,明楼脸色越难看他越显摆,“哥哥,我叫明诚,好听吧?”

明楼呵呵一笑。

好听?你怎么不姓齐。

 

3、

比邻而居的两户人家虽然都姓明,却是同姓各宗,没什么血缘关系。

只是同在商界免不了生意往来,两家的孩子倒也是经常碰面。

为了区分方便,各位亲朋似乎形成了一个默认的规矩,大的那个聪明睿智叫大少爷,小的那个机灵可爱叫小公子。

大少爷沉着的点点头,谢过各位叔叔阿姨。

小公子甜甜的晃晃脑袋,继续捉弄各位叔叔阿姨。


4、

嫉妒一个比自己小许多的孩子实在是没什么道理,更何况明楼成绩杰出相貌英俊品德高尚中二气息隐藏完美,是实打实的别人家孩子。

样样比还在幼儿园扛把子的明诚强。

可不知为什么,他总是不由自主的想与小公子作比较,凭什么人家的称呼就比自己洋气。

他的听起来就像是封建地主老财,还娶了很多老婆家里天天宅斗的那种。

沉稳的中二少年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服气这个称呼,自己明明也是祖国未来花骨朵,怎么被叫得这么老?

但是连自家亲姐姐都甚是喜欢隔壁那个能说会道的小坏蛋,明楼没有办法,只能背着明镜捏熊孩子脸泄愤。

熊孩子皮厚,被捏的挺开心。


5、

小公子的熊不能阻挡中二少年的前进步伐,杀马特洗剪吹都是现在年轻人的神往,必须搞。

结果当然是没搞成,在父亲的强力镇压下,明楼没能染头红毛烫个爆炸头,只是发型却愈发不羁,钢琴弹着弹着弹出农业重金属,京剧唱着唱着唱出最炫民族风。

简而言之就是找打。

这个年纪的孩子正是个性最强的时候,打也打不醒,只能等某天某件事突然触发了某个点,无药自愈,恢复比较朴素的审美。

管了却无用,明锐东无奈的跟邻居自嘲,“他这个样子,也不知道将来谁愿意嫁过来。”

明诚在旁边玩耍,恰好听了这句。看到明伯伯忧心的样子,熊孩子无所畏惧,愿意解忧,“我嫁!”

 

6、

五六岁的明诚并不明白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可在场的四位大人突然之间哄堂大笑,好似他说了什么了不得的玩笑。

向来疼爱他的明伯母笑不可仰,甚是开怀,好半天才平复下来,取了个浇着草莓巧克力酱的红豆口味甜甜圈,无比郑重的戴在了熊孩子的手上,嘴里还念叨着,“廿四风吹开红萼,一百年系定赤绳。”

说罢再也绷不住表情,笑得熊孩子莫名其妙,有点害怕。

明诚满脸茫然的看着父母与伯父伯母乐不可支的样子,觉得大人真是奇怪,还是明楼哥哥可爱,好欺负。

没等他离开明家,便吃掉了那个被当做聘礼的甜甜圈手镯。

连反悔的余地都没了。


7、

明楼隔了好几个月才知道自己多了个对象,那时候他眼界更高,打算一心一意搞视觉系,早恋什么的,都是他人生路上的绊脚石。

结果母亲在饭桌上看到甜点偶然想起,当做茶余饭后的笑话聊到他就被预定好了终身大事。

两家大人都没当真,现在谈起也不过是为了调侃下自家的小朋友。

偏偏有人处于生命中最中二的时期,最容易较真。

明楼怒气冲冲找到那个招猫逗狗上房揭瓦,恨不得给全小区猫狗介绍对象的小朋友,“你干嘛说要嫁给我?”

熊孩子正追着喂猫,浑身脏兮兮的,只有一双眼睛亮晶晶,还有些小公子的模样,“什么是嫁给你?”

中二少年化身恶霸,“就是你到我家,我一天打你八回!”

从小被爱滋润长大的明诚思路清奇,一点儿不怕,只关心一点,“那我一天打你几回?”

“不行!”

中二少年一点就着。


8、

可惜世上没有那么多时间留给人年少。

阴谋算计下,明家父母相继离世,一夕之间,偌大的宅院里只留下一对年幼的姐弟。

熊孩子依旧挺熊,大半夜搬了个小梯子,翻进了明家。

他在花园的秋千上找到了静坐着的大哥哥,换了个发型却像换了个人似的,沉郁,坚韧。

明诚爬上秋千架,打开自己带来的一大盒奶油小方,递了过去。

他从小不开心的时候,就喜欢吃些甜的。

沉浸在往事中的明楼没有理会身旁抢座的小家伙,他仿佛在瞬间成长,那些仗着有人疼爱所以胡搅蛮缠故意反叛故意作对的旧事如同上辈子的前尘。

夜凉如水,心凉如水。

想通了一切又制定了人生下一阶段计划后,明楼终于感到了作为一个正常人类应有的饥饿,还有点冷。

举起手中之前被塞进的小勺,寻找食物。

“……”

明诚捧着一个干干净净的空盒子,边咽最后一口边无辜的凝视他。

没得吃的明楼一把捞起吃得圆滚滚的小家伙,挺软乎,像个小火炉。


9、

不是很熊的熊孩子和不再中二的少年郎度过了还算平静的两年时光。

明楼除了学业还要忙着料理家事,忙的不可开交。

明诚则被母亲再三叮嘱,不能去邻居家捣乱。

偶尔见到,只是彬彬有礼的问几声好,竟像是两个好孩子一般。

多年后已成为商界著名贤伉俪的明氏夫夫接受金融节目专访,主持人专门提到了明董事长自传中特意提及过的这段安详时间。

女主持满脸憧憬,“两位都在为了能成为让对方更喜欢的人而努力呢!”

“不,”明秘书打破大龄少女的粉红心,“我们只是懒得搭理。”


10、

无独有偶,生活巨变从不给人喘息时间,熊孩子家破产破的突然。明父承受不住朋友背叛事业崩溃的毁灭性打击,自杀身亡,明母带着十岁的儿子卖掉别墅,离开此处。

待住校的明楼回家时,隔壁早已人去楼空。

屋院很快就换了新主人,欢声笑语,尤甚当初。

明楼偶尔会想起,这户人家曾经住过一个小公子,粉雕玉琢,很讨厌,也很可爱。

喜欢吃甜食,喜欢抢别人家的甜食,骗过自己的糖果,拿过自家的聘礼,在那个凛冽的夜里抱起来很暖和。

但也仅此而已。


11、

明家这些年的变化不大不小。

姐弟俩死里逃生一次,捡回家一个小孩子。

小孩子是小公子初见明楼时差不多大的年纪,初来腼腆,混熟了活泼不已,宛如混世魔王,与当年的熊孩子不相伯仲。

拜这个孩子所赐,明镜与明楼一下子荣升明家大姐与明家大哥,责任感爆棚。

新一代熊孩子被取名为明台,在哥哥姐姐的关爱下茁壮成长,如今已经到了小公子离开明楼时的年纪。

两位家长也早已到了该成亲的岁数,大少爷与大小姐互相推诿,你先结婚我让你,不不不你先来我不急,如此这般你来我往好几年,单身至今。

大小姐还记得小时候那桩父母开玩笑提起的婚事,如今忆起都是惆怅,“也不知隔壁那个小明诚怎么样了?”

大少爷也记得,大少爷没有说话。


12、

小明诚现在过得挺好,耳聪目明,他隔着老远就看到校门口停着的那辆豪车,已经连续在这个时间出现了好几周。

都说明氏是上海滩的老牌世家,最讲究什么低调奢华,可眼前这暗紫色的车身骚包不已,看着都瞎眼,让明诚觉得明家大少爷还保留着小时候的某些喜好。

既见故人,当然要去热情洋溢地打个招呼。

送完新女友打算离开的明楼正欲开门,背后忽然被人重重一拍,力道之大让他差点扑到车前盖上去。

幸好这些年明楼身手见长,以一个优雅的三百六十度躯体弯腰转身的大吉大利拜年姿势,稳稳的停在原地。

自从结束了漫长的中二期,他还从没如此难堪过。明楼对着来人便要发火,来人却非常自来熟的又拍了他一下。“不记得我了?”

语气之熟稔让明楼暂时歇火,捣乱的是个俊秀少年,身姿挺拔,眼熟却与记忆中任何一人都对不上号。

少年等了一会儿,不耐烦起来,“我是你未婚夫呀!”

周围人投来诧异目光,明楼现在恨不得承包一鱼塘的糖果,把这熊孩子的嘴堵上。

面上却仍是喜悦笑容,“变化挺大的。”

“嗯,”明诚爽快应下,“我原来跟你现在的体型差不多。”

“挺好。”明楼这辈子都没有今天的语塞多。

明诚这些年不负众望,成了个哪壶不开提哪壶的熊少年,“哥哥又来送女朋友上学?”

不知为何,过尽千帆的明楼有些尴尬,这个人物关系太乱。

“你认识曼春?”

“我们俩同班同学。”

“……真巧。”

人生何处不相逢,能在这所名校读高中,想来小家伙离开后的这些年生活尚可。明楼念及此,莫名有些安心。

熊少年很快就打破了这份假想。

“我是来谢谢你的,”明诚开诚布公坦诚相待,生怕明楼不信,“自从你跟汪曼春开始谈恋爱,她的学习成绩直线下滑,我再也不用操心年级奖学金了。”

“你过得……不好吗?”明楼心头一震,像是有把钝刃划过,迟了这么些年,终于隐隐的痛起。

十六七岁的少年衣着干净却简朴,身量颀长却纤瘦,再无人唤起,当初那个小公子。

“也不算坏,”明诚想了想,似是满不在乎,旋即又道:“你能帮我个忙吗?”

“没问题。”明楼准备掏钱。

“你把三班那个学霸也给勾搭了吧!”少年眼中满是信任与期待,“这样我今年的全校奖学金就没问题了!”

明楼干脆利落的上车落锁,眼前就是个小骗子!打小就是!

恶作剧成功的明诚在窗外摆手作别,幸灾乐祸。

他也不晓得自己为什么这么喜欢捉弄明楼哥哥,大概就是喜欢看他能把任何人耍的团团转,却总是被自己小伎俩骗到的样子。

明诚摇的手酸,听引擎轰鸣听得耳聋,车子半步也没移动。

倒是车窗猛然落下,明楼此刻神色如常,不怒自威,“上车!”

明诚装作惊吓,往后大退一步,“你要拐卖我?”

“带你去吃饭!”


tbc

这章我本来准备一笔带过的啊啊啊……结果……争取下一发完结掉……其实大哥这里还没有完全脱离叛逆期,阿诚哥也没有完全脱离熊孩子,所以比较ooc_(:зゝ∠)_两人此时除了友情(喂)啥都没有……

不会虐的啦,我的狗血系列纯糖保证233333汪小姐只是大哥无法回避的黑历史23333333

评论(157)

热度(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