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江一道

此博废弃,山高水远,江湖再见,祝好。

【楼诚】金钱关系

伪包养梗,现代au,纯糖,我爱狗血系列2333333


1、

明诚生命中最狼狈的时刻似乎总能遇到明教授。

导致他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分不清这人究竟是马列派来帮助他实现共同富裕的骑士,还是命中注定见了就倒霉的扫把星。


2、

心如死灰时天气往往都不太好。

等红灯的明楼隔着疯狂运转的雨刷无意向外望去,看了又看终于发现路边那个高挑却有些纤瘦的身影很是眼熟。

每节课都坐在前排的学生似乎遇到了什么难事,在雨中茫然伫立,浑身湿透却浑然未觉。

一般这种时候经常伴随各种香艳描写,比如嫣红茱萸纤弱腰肢浑圆臀尖,总之一篇小黄文呼之欲出。

然而明教授用实践证明在真正的暴雨面前这都是扯淡,大雨噼里啪啦如同砸豆子,什么都看不清。

被好心唤进车里的青年在暴雨中呆久了,冻得颤抖。

明教授非常有责任心的脱下外套,披在明诚身上。

还抖。

脱下马甲。

继续抖。

再脱就叫耍流氓的明楼收手,正襟危坐,通过颤栗的睫毛发现青年不是冷,在哭。

性格坚毅的明诚极少流泪,但架不住命惨。

兼职老板跑路,学费该交没钱,房租到期被赶,护照急需续签。更加可怜的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孤儿院对他极好的院长妈妈得了重病,有钱就能康复,没钱眼看咽气。

任何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在明楼面前都不是问题,“我养你。”

一字之差,谬以千里。


3、

还是个处对爱情有美好幻想的明诚很想有骨气的说自己不卖身也不卖肾。

可除了这张脸两个肾之外,他可真是一穷二白身无长物。

唯一的长物在下半身,但是根据目前状况,应该是毫无用武之地。

在车上一路数次想要开口拒绝,明诚最终还是没能说出口。

尊严真是最宝贵也最轻贱的东西,尤其是在珍视之人的性命面前。

受网络污言秽语影响的明诚无奈认命,上了车就要上床。

资深富二代明楼家里大得很,随随便便送给明诚一间房住,离主卧相隔甚远。

除了头和手,他连金主的一点肌肤都没见到。


4、

“我在食堂见过你。”

已经同居了几天的青年每次相遇依然犹如惊弓之鸟,自己有这么可怕吗?时常做慈善献爱心的明教授想找个话题改善尴尬气氛。

正在吃早饭的明诚闻言哽住,出于礼貌的微笑,直视明楼。

明教授的赞许真情实意,“挺能吃的。”

明诚一碗粥吃也不是吐也不是,“……谢谢。”

金主夸我吃的多。


5、

学费到位房子到位医药费到位,明诚最近的日子过得像在童话中一样。

人生三大喜,金主英俊多金还不举。

最后一个是明诚猜的。

说好了要包养他的明楼衣冠楚楚,从来没有动手动脚。反倒是他经常和明教授讨论一些课堂上疑难问题。

他不像是被包养的,像是来补课的。


6、

吃人嘴短拿人手软的明诚面对一直不硬的明教授有点忐忑不安。

总担心瞧上去斯文败类的明楼还有后手。

明教授不知他复杂的心理活动,要求不高,“你伺候好我的嘴就行了。”

明诚心中一凛,原来金主在床上有其他癖好。

“会做饭吗?”


7、

怀着对金主的感激,在金钱的驱使下,明诚的厨艺突飞猛进。

他捉摸着下次可以不去花店打工,首选各大餐厅。

在明家吃糊饭吃多了的明教授表示挺满意。


8、

别人家的金主开发新姿势,自家金主喜欢开拓新功能。

“会开车吗?”

“会洗衣服吗?”

“会买首饰吗?”

“会挑旧书吗?”

这些零零总总,倒也勉强算是保姆的职责范围内,还有些就比较奇葩。

“会拉京胡吗?”

“会跳交谊舞吗?”

对工作热爱但能省步骤就省步骤的明楼甚至得寸进尺。

“你会写教案吗?”

作为一只自认为被包养的金丝雀,明诚的夜生活终于丰富起来。

夜夜笙歌拉二胡,通宵达旦写教案。


9、

生活逐渐稳定下来,摸清楚金主的出现规律后,明诚终于再次踏上打工生涯。

钱不多,好歹不用出卖色相。

虽然他在明楼那里也从来没用过这项。

工作中勤勤恳恳的明诚同学正在为客人服务,忽然看到这家高档餐厅一隅坐着自己的金主。

对面是位妙龄女子。

看不到脸看不到身高但是一看女子就非常非常有钱。

不知为何,明诚有点难过。


10、

难过很快被惊悚取代。

征得餐厅经理同意坐在金主身边时,明诚还在呆滞中。

这算是小三见原配还是原配打上门?青年内心戏很丰富。

女子面容亲切,“我是明楼的大姐。”

“大姐好!”明诚脱口而出,随即不好意思的补充,“我是明教授的学生,叫做明诚。”

女子冲着弟弟狡黠地眨眨眼,“你也姓明呀!”

可惜当时明诚并没有反应过来这句话有何深意。


11、

大姐自行离开,开车运送金主回家的青年半雀跃半不安。

金主今天和平常不一样,喝得不多,气质却有很大改变。

简单来说就是特别帅。

单纯的青年有点担心被拐上床,又有点想把金主拐上床。

微醺的金主表示,心中有床,哪里都是床。

人生三大喜,金主英俊多金还持久。


12、

次日中午才清醒的明诚睡前在客厅,醒后在主卧,宛如穿越。

不过这都不重要,重点是金主居然一直陪着他,并且亲自下厨煮了粥。

明诚边被喂边在心中痛批明楼真是浪费粮食。

吃饱喝足,心里建设了好几个月的明诚还是有点害羞,只好装睡。

奈何金主太难伺候,睡了人家还要问人家为什么给他睡。

明诚挤出一个笑容,“您给了钱的呀!”


13、

金主这段时间的心情不好。

明诚不明所以,唯有多做几个菜投喂。

“我的弟弟喜欢上一个人,”明楼思来想去,明台背锅,“可是那个人只喜欢他的钱。”

明诚不疑有他,“挺好的。”

“哪里好?”明教授内心挣扎,这和他设计的剧本不一样!

情感发展也和他想的不一样。

本想用金钱帮扶获得接近青年的机会,想不到自己太有钱,青年直接被金钱腐蚀了。

不知道自己被腐蚀了的明诚宽慰道:“这种关系特别稳定。”

青年心中狠狠吐槽,金主家这都什么人啊!一个个有钱没地方花都搞包养这一套!

后来他知道那个无辜的弟弟还只是个光荣的少先队员。


14、

明诚最近收到了银行卡和支票若干。

金额大的仿佛金主在交代后事。

他床上床下观察了许久,没觉得明教授有身患绝症的任何征兆。

学着当个理财顾问的明诚隐隐有些高兴,他的金主其实是个挺抠门的人。

在自己身上砸了这么多钱,这辈子肯定不会舍得再去找别人。


15、

当年的圣诞假两人一同回了上海。

明楼回明家,明诚去孤儿院。

重金治疗的院长妈妈恢复的挺好,如今力大如牛,搬起二十年前的档案也虎虎生风。

明诚连忙上去帮忙,不巧盒子年月久了,刺啦一声,撕裂开来。

几张泛黄的照片飘荡在地上,散发着时光的气息。

“哎呀!”院长妈妈捡起照片,面露喜色,“这个小姑娘就是给我治病的明董事长。”

未免院长怀疑,医疗费用出自明氏集团的爱心基金。

明诚有些尴尬,虽然现在已经是男票,但当初他确实只把明楼当钞票。

院长妈妈赞不绝口,“我们孤儿院这么多年,多亏了明家资助!”

“明家资助?”明诚一字一顿,这是什么展开?

“对啊!”院长答得理所应当,“要不然你为什么姓明呢?”

这家人是真的好心,做好事也不报道,不留名,只给钱。

“他们家的大少爷当时还想把你带回家当弟弟呢!”院长依然兴致勃勃,没注意到身边这娃已然石化,“喏,就是抱着你的这个小男孩。”

“别看照片上像个熊孩子,其实特别善良,你尿了人家一身都没嫌弃你。”

明诚还没从石化中解冻出来,“那他为什么没带我走?”

院长觉得当年孤儿院里最聪明的孩子出国一趟,傻了不成?

“不符合收养法啊!”

最聪明的孩子现在才发觉自己有多傻,原来明楼说得我养你,是真的养你。


16、

江南初冬,天空中又飘下雨丝。

青年毫不在意的走在雨中,拨出号码,阴雨绵绵拦不住话中笑意,“我现在特别狼狈,你怎么还不出现?”

“麻烦你再狼狈几小时。”明楼瞧着眼前这个超大型路上停车场,“堵在延安高架上。”

那我们还是别见面了!明诚寻了个屋檐避雨,眉眼间尽是欢喜,“我看到了小时候的你。”

金主终于不用再端着演技,一身轻松,“我不介意你把小时候干过的事情在床上重演一次。”

满腔感激化为羞赧,“……滚!”

插科打诨一阵,明诚到底是心有余悸,“还好当时你没有把我带走,要不然真成了兄弟。”

感谢收养法的不允许。

虽然他们现在的关系,法律依然不允许,却甘之如饴。

小时候抱过的那一团柔软,最终化成了心中特别的所在。

前任金主嗤之以鼻,成了兄弟只会更早的搅合在一起。

END

评论(189)

热度(1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