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江一道

此博废弃,山高水远,江湖再见,祝好。

【楼诚】你哥哥掉了

abo,ab,现代au,纯糖


1、

一心想为明家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明秘书这个月第五次对着请假单叹气。

本月第五次有alpha同事因为恋人到了发情期而翘班。

而且还是脚踩两只船请了两次。

愈发衬托着在家里没什么形象的明总高大威武异常靠谱。

明秘书在请假单上重重打了个叉。

开除。


2、

秘书处的构造由原本的abo三足鼎立逐渐向以b为主单身ao为辅的人员结构倾斜。

什么发情期信息素都是浮云,工作效率显著提高。

对alpha beta omega都没多大兴趣和性趣的明秘书对此很满意,果然大姐说的没错,社会和谐稳定都是由beta撑起来的。

明秘书只爱工作。

捎带着有点爱身为alpha却打着抑制剂坚持全勤的工作标兵明总。


3、

可惜这世上不是所有人都能看出beta的好处。

比如梁处长为了巴结明总,搭上明家这条大船,送钱送物都不尽兴。竟然在推杯换盏酒过三巡后,送上了一位眉清目秀还没被人标记过的omega少年。

长得和明秘书很像,还比明秘书年轻。

然后就像送来的钱或物一样真得被明总带走了,留下了强作镇定的明秘书与喝多了的梁处长。

明秘书气压极低,“为什么选这种长相?”

“因为阿诚兄弟是我见过的男性里最好看的啊!”

梁处长觉得自己同时狠狠拍了两个人马屁!世上怎会有如此聪明之人!


4、

明秘书次日一大早黑着眼圈召见了昨天开车运送明总与盗版明秘书的朱徽茵。

他觉得这车应该开去扫黄大队。

“昨天我送明总两人去了酒店。”小姑娘一夜没怎么睡,但心理素质绝佳,直接汇报。

“待了多久?”明秘书发誓自己只是为了精确了解上司行程,以便更好的为上司开展丰富多彩的夜生活。

比如加班加班加班。

“八分五十二秒。”朱徽茵精准说出这个数字,眼神附带同情。

别藏着掖着了,有病要治。

明秘书沉默许久,“继续说。”

“然后我送那个omega去了您家的私人医院,再把他送回家。”

“检查什么?”

“具体是由明长官安排的医生负责,我只知道那个omega看起来很痛苦,一直说血、疼……”

卷入上司情感纠葛的朱小姐心里苦,两位还都是上司惹不起。

谢天谢地直接负责人听完她的话后一刻没停就将她赶走。

紧接着秘书处开始疯狂加班。


5、

明秘书感觉这个月最爱的工作都丧失了吸引力。

次爱的明总更加没有什么兴趣。

见到就烦。

不见更烦。


6、

加班加的想吐的朱徽茵终于又一次接到了明总的直接任务,毫不犹豫的捅给了明秘书。

“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明秘书来者不拒,“一起说。”

“那个人不是你弟弟。”

饶是明秘书聪明绝顶也猜不透朱徽茵抽的什么风。

幸好朱小姐从来不是个大喘气的人,说起来一气呵成,“做的是亲子鉴定。”


7、

明总一怕明秘书不要命,二怕明秘书哭。

此刻明秘书在他怀里不要命的哭,呜呜咽咽的,像只没人要的小奶猫。

虽然体格上对不上号。

明总晓之以理,动之以钱,“别哭了,衣服脏了。”

全能型人才明秘书不为所动,“我洗。”


8、

在对待家人方面,明总承认自己确实有些被害妄想症。

比如得知明台导师是王天风后,当天便做梦弟弟惨遭毒手。

这些年明总一直在断断续续帮明秘书寻找血缘亲人,只是为了将来万一需要骨髓配型肾脏移植,有备无患。

偏执也好,执拗也罢,这世上总有个人,只要想到他将来可能受到的一丝一毫伤害,一分一厘风险,便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恨不得将一切并不存在的隐患驱除,才能有片刻心安。

“不死。”明秘书不惧生死,就怕有人对他好,“我生。”

明总搂着人想阿诚你这话有歧义。

然后明秘书用行动实践了这句话,衣服没地方可以再糟蹋,只好糟蹋明总。


9、

明总在明家日子过得苦。

吃得是草,出的是精。

一滴抵上十滴血的出来,还要被丢进垃圾桶。

意乱情迷中的明秘书最终还是英明的决定不要浪费钱买套。

毕竟生娃这种严重影响工作的事情很少在社会栋梁beta身上发生。

于是他果然中招了。


10、

意外怀孕怎么办?

流。

明秘书独自一人去了医院检查。

他心里暗自希望自己骨骼清奇,没了这个孩子就要没命,所以不得已必须留下。

可惜事与愿违,医生满眼放光,“先生您骨骼清奇!特别能生的样子!

“今天上了手术台,明天能进办公室!一秒钟都不耽误工作!”

不用等明天,明秘书当即回了办公室。


11、

明秘书这几个月过得战战兢兢,带着孩子搞地下工作,瞒天瞒地瞒孩子他爹。

想不到竟被大姐瞧出破绽,饭桌上直接点出。

当然明董事长开炮的方向永远是对着明总,“跟着你就学不到好的!”

老实吃草的明总神情无辜。

“你看阿诚都胖了!”

体质确实好,明秘书这几个月能吃能喝一个顶过去两个,刚盛了一碗饭想推脱都没有说服力。

明总若有所思,“说明我养得好。”

小少爷话多,随口问了句,“大哥你用什么喂的?”

一下子得罪了两人的小明完全不懂对面那俩什么眼神。


12、

明总当夜柔情似水。

明秘书只觉得自己身上是水身下是水就连脑子里都成了水。

偏偏明总还要一边动一边在他耳边问:“哥哥好不好?”

很容易让人忽略明总的心灵美。

宛如一叶扁舟随波逐流的明秘书此刻只能想到哥哥在问里面那个好不好,一片浆糊中含含糊糊称是。

“哥哥这么好,你还舍得他流落在外,不捡回家?”

明秘书在浆糊里努力将神志拉出,勉强摇头。

不愿意将恋人和娃拉出来溜溜,主要是因为害怕大姐。


13、

alpha没有一个好东西。

明董事长无数次说出这句话时,毫不客气的把自己的大弟弟与小弟弟全都骂了进去。

明秘书从小就不断接受同为beta的大姐如此教育,曾让他一度怀疑大姐是不是受过情伤。

然而作为新时代的beta女性,结婚生子对于明镜而言远远不如弟弟养成有趣。

虽然大弟弟养歪了。

“明楼?”明董事长冷哼一声,“他有品位这种东西吗?”

当年明秘书默默向强权势力低头,不敢为大哥辩解。


14、

如今明秘书经过一夜的划船不用浆,开车不用方向盘后,最终同意向明董事长坦白一切。

毕竟孩子可以没爸,不能没有姑姑。

明总明白这都是抗议自己在床上严刑逼供。

没事,过几个月他还可以换个姿势继续严刑逼供改口。


15、

公开要循序渐进,不能直接砸雷,明秘书先小心抛出第一个试探,“大姐,我如果找了个alpha呢?”

明董事长一言切中要害,“我打断明楼的腿!”

明秘书腿软,想跪,“与大哥何干?”

明董事长胡搅蛮缠的像通情达理一般,“谁让他没有看好你!”

“他看的可好了,你侄儿都快会动了。”

END


太困了于是我们结束吧……反正大哥又又又要跪了……大半夜脑洞如泉涌真是太糟糕了……我连题目都懒得起了……


续:你哥哥跪了

评论(77)

热度(1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