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江一道

此博废弃,山高水远,江湖再见,祝好。

【楼诚】好梦留人

现代AU,娱乐圈AU,这次换个设定,写得好开心~

 

“昨晚半夜两点你进厨房做什么?”

电话接通,恋人一开口便是毫无温度的质问,让明楼无比怀念当初那个软软糯糯的阿诚。亲一口能害羞半天,躲着不敢见自己,偶尔闪避不及与自己眼神接触,那双澄如秋水的眸子里满溢着钦慕与爱恋,现如今……

“我以为咱家装监控是为了防贼。”

“那是兼顾,主要是防你偷吃。”

明楼有意曲解,“对我你还不放心?”

“对你那方面我很有信心,”

如此全然的信任听起来像自己不行,明楼略有挫败感,然而此刻心里有鬼,不敢反驳。

虽然他心里没鬼的时候也没胆反驳。

明诚从小就不被大哥带歪,坚持主题,“我指的是字面意思,这方面,很不放心。”

 

事物的发展总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在成为明楼的经纪人之前,明诚对网上所有的负面舆论都极不理解。

哥哥是世界上最好的人!怎么会有人不喜欢哥哥呢!

成为明楼的经纪人之后,明诚对负面新闻无比淡定,从黑图中发现英俊,在黑料里找寻美好。

明影帝的虚假新闻拜各种营销号和对家所赐,层出不穷。

网传明楼潜规则过自己学弟。

网传明楼诱拐过明氏集团的秘书。

网传明楼衣冠禽兽不但睡粉还是男粉。

网传明楼丧心病狂连自己弟弟都不放过。

无关痛痒的小道消息,明诚不屑理会。

况且都是事实,大张旗鼓的澄清就怕有天打脸。

直到某天大概是吃瓜路人都厌倦了明楼的男男床上新闻,水军们又找了个新亮点嘲讽:明影帝太敬业啦!为了新戏增重30斤!然后就再也没减下来!

明诚:呵呵。

那是你们理解不了大哥的帅气!

无独有偶,过了几天,明镜到访两人新置办的居所。

为了防止遍地都是的狗仔偷拍,一贯禁止弟弟们离家的大姐也默许了两人在没办法回祖宅时有个根据地,狡兔三窟。

明镜如视察工作一般在屋内各个角落都转了一圈,不满道:“你们这房子里怎么养了这么多盆那个叫……多胖的?”

明诚强忍笑意解释,“大姐这个叫多肉……”

“一个意思!”明镜若有所思的看了眼明楼,“少养一些,寓意不好。”

明诚这次不敢呵呵,只能装作没听见。

这两个接二连三的导火索无关痛痒,最多只是提供了个引子,真正爆发的还是公司每年的例行体检。

明楼健健康康,只是总胆固醇和甘油三酯在正常指标的范围内数据偏高。

见微以知萌,见端以知末,明诚打小就聪明,看到数值就脑补出了以后可能出现的各种病症,痛定思痛,改变喂养方式。

明影帝当然挣扎着表示过抗议,“作为我的经纪人,你只要管控好我的经济即可。”

“作为我的艺人,当然是我的人。”

大哥无情的拉出小弟挡枪,“那明台呢?”

可惜二哥对小弟更加无情,“他在我这负责卖艺。”


卖艺的明台最近觉得自己在卖命。

作为一名可怜的刚出道小艺人,目前还属于十八线的明台巴不得知名经纪人明诚看不上自己。 

奈何自家两个哥哥对自己迷之自信,还没毕业就签约了大哥的工作室,挂在阿诚哥名下。

擅长天马行空的明台有种和大哥抢人的错觉,甚是惶恐。

这次拍王老师的戏,吓去了半条命。

王天风来了,明诚亲自督导保护小弟,明台又丢了半条命。

阿诚特意跑来探班,明楼自然格外关注,明台的命算是彻底成了负数。

劝阿诚哥早点休假回去陪大哥成了小明每天给自己加的固定戏份。

“阿诚哥,你都看了我三个小时了,怎么还不回你和大哥的爱巢?”

“什么爱巢?”明诚觉得自己弟弟什么都好,就是想太多,“别乱说,不过是个睡觉的地方。”

“哦……”明台有点委屈,阿诚哥你比我一针见血多了。“你放心大哥一个人在家?”

明诚懒得废话,直接递过去手机监控。

“你男人现在衣衫不整。”明台边看边啧啧称奇,“想不到你男人穿衣显胖,脱衣有料啊!”

手机被主人唰的抢走,明诚随意挑了个理由开始训斥,“你这孩子怎么没大没小的,怎么能不叫哥哥呢!”

接受家庭教育的明台目瞪口呆,我二哥好像因为我没喊我大哥二嫂而是暗示他是我大嫂生气了,我上哪说理去!

次日,明诚又出现在了小少爷的拍摄现场。

“阿诚哥你快回去吧!现在网上有好多人想给大哥生猴子!”小明先实行a计划,用假设情敌的方法让阿诚哥离开。

“他不可能。”明诚言之凿凿。

明台想的是大哥真是被阿诚哥吃得死死的。

明诚想的是人和猴子有生殖隔离,生不出来。

学霸和非学霸的区别一目了然。

非学霸小明一计不成,改用b计划,通过讥笑大哥,唤起阿诚哥似乎已经在心中沉淀很久都快找不到的爱意。

“听说你们新家的监控专门防大哥?”

“还防你啊!”明诚的表情似笑非笑,看得明台心里有点慌。

惊悚的小少爷差点想坐下来喊姐时,阿诚哥慢悠悠开口,“多谢你上次偷了备用钥匙,跑进我们家送辣条。”

热爱吃零食的小明上次买了包辣条,一个一个的单独包装像极了避孕套。

除了吃零食还热爱作死的小明一个开心,回到明家大宅偷了钥匙,自费帮哥哥们偷梁换柱。

明台垂死挣扎,“你们卧室不是没有监控吗?”

明诚温柔笑着,打破他的幻想,“我们有脑子。”

想象了一下当时的画面,两人蓄势待发,结果拆开辣条,小明默默缩了缩脖子,示弱保命,“对不起。”

“没事,”明诚倒是很快原谅了他的恶作剧,“我们不用。”

不是太纯洁但也还是个孩子的小明感觉面前一辆车污啦污啦的开过,车上的人一边为爱情鼓着掌一边往窗外扔辣条。

明台这辈子都不想吃辣条了。


指望明台把工作起来全神贯注的阿诚劝回来不太可能,休假的明影帝自给自足。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估算好时间,明楼压低帽檐,戴上墨镜,披上一件上次小家伙偷东西时遗落在这的减龄幼稚外套。待门铃乍一响起,便全副武装的出现在门口取食物。

隔着一层看起来极其非主流加有毛病的伪装,门外之人依旧准确无误的将他认出。“明先生您好,这是您的瘦了么外卖。”

自己的助理,朱徽茵。

半夜被叫来加班的助理很尽责的介绍,“您叫的两斤麻辣、两斤蒜蓉、两斤十三香的小龙虾我已经按照明诚先生的吩咐替您签收了,这是您两斤苦菊、两斤甘蓝、两斤生菜的沙拉。”

明楼无视那一桶喂兔子的蔬菜,一瞬间演过的所有霸总附体,眉目如刀,眼神凌厉的扫射过去,“你知道明家谁说了算吗?”

朱助理不假思索,毫不犹豫,“明镜。”

 

饱受打击的明楼拍了个绿油油的超大号外卖盒,发给始作俑者,抗议其克扣晚饭。

爱上一个工作狂,可惜我的家里没有草原,只有草。

贴心的明诚很快发来慰问,“大哥,恕我直言,你今天晚饭吃的比我还多,我扣留的是你加点的宵夜。”

“阿诚,”明楼依然没放弃游说,如同他从不会放弃油水,“虽然我从小就教你防范于未然,但也不用如此谨小慎微。”

“只要指标恢复,您就是增重三百斤,我也没意见。”

“那可不行,”明楼语带调笑,“你太辛苦。”

很遗憾明诚已经不是当初那个说句荤话逗一逗就害羞的小阿诚了,“没事我挂了。”

废话,被哥哥亲一口就偷偷跑掉,结果还是会被抓回来亲亲亲亲亲个没完没了,谁还会害羞啊!

“自然是有正事的,”明楼没事也能硬掰一个出来,“你是怎么教育下属的?严格执行你的标准。”

“当然是跟你学的手段。”

“那可不一样,我当初带你,都是亲力亲为,手把手,鸟把鸟……”

明诚面上一热,还好身边人都忙着明台的夜戏,无人听见,“请明影帝注意你的言辞。”

“你又不是没听过更孟浪的,”明楼木棍打蛇,蛇随棍上,“其实完全不必这么麻烦,你只要告诉我自己爱我爱的如痴如醉发狂发疯,一想到我将来有可能出现任何疾病都如坐针毡提心吊胆,我自会对你的要求百依百顺。”

某种意义上被戳中了心思的明诚沉默片刻,“大哥,你的脸呢?”

“我的爱人太喜欢,送他了。”


第二天清晨,明诚是被身上一阵似羽毛飘过的抚弄闹醒的。

乘晚机赶回来慰问家属,明诚此刻还未清醒,宛若梦中,懵懵懂懂的看着身侧之人,“你干嘛?”

“我在看你眼中的我。”

“大哥,我刚才没睁眼。”

梦里大哥手指轻柔的从眉心摩挲到了胸口,“已经滑落到了心里。”

好梦留人。

睡。


这是一个可能会再续的END

评论(137)

热度(8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