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江一道

此博废弃,山高水远,江湖再见,祝好。

【楼诚】梁处长您误会了

“你们做的事情,确实见不得光。”

“事事小心谨慎,还未必能周全。”

“一旦被那个偏执的汪大小姐发现,肯定会疯狂报复,一枪崩了都有可能。”

“阿诚兄弟你这么紧张做什么?我不过就是发现了你和明长官的地下……”

“地下情……”

明秘书本要扼颈的手略微偏离了方向,重重落在梁处长肩上。


明秘书和明长官的关系如同小少爷的拉丁文试卷一般,清清白白干干净净。最亲密的身体接触不过是小时候睡觉不老实,在大哥身上缠成了只八爪鱼,又或者是儿时身高不够,经常被大哥举着看戏看烟火。

明秘书只骑过明长官的脖子当梯子,奈何梁处长坚定认为他骑过人家的腰做活塞运动。

暴露还是背锅,明秘书只能选择后者。


铺完路回家的明秘书心情怏怏,懒得掩饰。

机会难得,小少爷抓紧幸灾乐祸,“阿诚哥怎么了?大哥欺负你了?”

明秘书如鲠在喉,为什么今天大家都爱提到明长官,他俩又不是交颈鸳鸯天天捆绑在一起你去哪里我也去哪里。

很快明台便自言自语的推翻自己的猜测,“不对,他不敢。”

很好,明秘书敢欺负小少爷。


勾搭前女友进展顺利的明长官感觉明秘书近日看自己的眼神里充满了幽怨。

两人每次对视中除了交流工作交流家庭交流如何整弟弟外,还有一股无处发泄的怨气萦绕徘徊,许久不散。

上赶着往枪口上撞不是明长官的风格。

明长官在家的风格是个活体移动靶,谁愿意打他都能随便开枪。

“最近要演一出戏,先拿大哥试试演技。”这种小事没必要汇报,明秘书面对明长官抛出的问题,撒了个无伤大雅的小谎。

“剧本是悔教夫婿觅封侯?”明长官的总结向来点睛。

怨气更加浓郁。


梁处长自以为抓住了财神爷的把柄,沾沾自喜,平素更喜有事没事和明秘书聊几句。

“阿诚兄弟这是去哪啊?”

“给明长官送干洗的衣服。”

“为汪小姐买份礼物。”

“去76号接明长官和汪小姐。”

“开车送明长官去汪家拜会家长。”

明秘书回答的不卑不亢,脸上毫无波澜,心中算计钱钱钱。

榨取梁处长的金库,克扣明长官的私房。

久而久之,76号行动处自上而下流传着一条六字名言,明秘书不好惹。

梁处长回忆过往,细思恐极,忍气吞声的人他见多了,但能忍到明秘书这般地步,恋人与旧爱当面搂搂抱抱而不踩油门的,梁处长佩服。


家庭主义者梁处长更仰慕的人是明长官。

明明大家都脚踏两只船,梁处长两个老婆每月开销巨大,还要帮小舅子介绍工作。而明长官的两位,明面上的那个自带丰厚嫁妆,暗地里的那个擅长以权敛财。

不光省钱,还能创收。

梁处长自愧不如。

更别说两个如此难搞的人都被明长官收拾的服服帖帖,梁处长更加感慨自己段数太低。

明长官在明秘书面前是挺服帖的。


看汪处长一身绿油油还不自知,打扮的花枝招展,是梁处长每天最喜爱的娱乐活动。

从这个角度出发,明长官这个人,还是不错的。

用金钱砸出来感情的梁处长抽空为不知师哥为何总是若即若离的汪处长指点迷津。

“改改你的脾气,说不定还会有男人来爱。”

脸皮较厚,撒完谎也不脸红的梁处长说罢高傲离开。

别的男人眼瞎不瞎我不知道,你想找的那个男人喜欢男人。


“听说昨天明长官办公室的灯又亮了一夜?”

一大早来汇报工作的梁处长不忘八卦,诚恳关怀的语气掩盖不了眼角的不怀好意。

梁处长脑内一辆油壁香车直接开进了黄浦江,好一夜高潮迭起,火热水深,直至云开日出,雄鸡报晓,方是雨歇云收,假装正经。

你眼神往哪瞄?有本事你直接给明楼送一坛鹿鞭酒啊?明秘书对此嗤之以鼻,“昨天陪明长官加班。”

梁处长不信,“新政府最近不忙。”

我们俩都兼了三份工,吃穿用度全靠家里补贴,最近正在疯狂套你的钱,很忙很忙很忙。

这种话明秘书能说吗?不能。

得得得,明秘书自暴自弃。你说上床就上床,你说上炕就上炕。


伪装成自己有对象的明秘书有点累。

享受生活与己无关,谈恋爱的事情交给小少爷,假装谈恋爱的事情交给明长官,明秘书只想好好工作。

一天二十四小时明秘书恨不得二十三小时在工作,剩下一小时吃饭。

换言之他这二十四小时基本上都和明长官在一起。

让一位单身青年整天演绎我床上有人,明秘书就算是伏龙芝毕业也有点心无余且力不足。

时间久了经常来新政府办公厅挨训加打趣的梁处长开始起疑,明秘书却无可奈何。

试探之间,明长官的办公室传来开门声,腿脚不便的梁处长如有神助,快走几步闪退,空旷无人的走廊上只余下一个飘忽的背影。

明秘书希望明长官视而不见,可惜明长官偏偏要配合演出。

压低声音在他耳畔道:“作为你的上级我有必要提醒你,现在的演技退有所退步。”

审美标准就是哥哥的明秘书从来不觉得大哥和月佥月半这些字有关,可当明长官的面容在眼前一点点放大,直至唇舌相接时,他不得不承认明长官在某些方面确实天赋异禀。

身手敏捷的明秘书有十几种方式把明长官撂倒,其中几种还有让明长官断子绝孙的危险,然而此刻他满脑子想的都是手应该放在哪里,才能显示出已经被亲过很多次。

绝不仅仅是因为拐角处藏着一个看热闹的梁处长。


明秘书愈发不喜欢和梁处长打电话,尤其是当着明长官的面。

一边怒视明长官一边给梁处长灌迷魂汤,“明先生会扒了我的皮的。”

梁处长发出几下听起来有点猥琐的笑声,其中含义大概就是哎呦明长官会先扒哪层皮啊扒上边还是下边?“阿诚兄弟放心,衣服我包了,都是巴黎新品。”

衣服收下,梁子记下,明秘书想反思一下自己的演技哪里不好,“梁处长是从哪里知道我们的关系的?”

梁处长眉头一紧,觉得这两口子又要使坏,小心翼翼实话道:“明长官说的。”


上级必须要好好巴结,梁处长带着一堆小黄鱼去明家拜会时,看到过一幅画。

油画不大,景色风物也是普通,却挂在明长官的房间门口,名唤家园。

不富丽堂皇的家园梁处长不喜欢,但梁处长善于拍马屁,张嘴就夸,“好景色,确实称得上家园!”

马屁没拍到明长官身上,“是因为作画的人。”

END


明长官当然是故意的_(:зゝ∠)_有一段升华被我删了,还是纯糖吧~

评论(148)

热度(1150)